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老婆沉迷于网恋 我却是罪魁祸首

时间:2012-01-18 16:31:15  来源:  作者:肖萌

采访人:肖萌

讲述人:致远

  龄:48

  业:某中学副校长

  点:市内某咖啡厅

 

致远看上去白净、修长而儒雅,是一所中学的副校长。他给我的印象是一个踏实稳妥,波澜不惊的人。前一天深夜,我突然被他的来电惊醒,他在电话里说:“可否将我的故事写出来?”听上去声音沙哑,感觉他有很重的心事。果然,他说最近很烦恼,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我约见了他,他讲述了下面的故事……

 

  

几年前,因为工作的原故,我开始接触网络,没事的时候也学着上QQ聊天。当时觉得很有意思,你想啊,无论是在天南海北相距多远的人,都可以通过QQ聊天而将距离拉得很近。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可以毫无顾忌地交谈,平时不敢坦言的心里话在这里都敢说出来。于是便乐此不疲,常常聊到深夜,甚至到凌晨。期间也曾先后与几个网友聊得特别投机,大有一日不聊如隔三秋的感觉。这样,就冷落了老婆,白天只要有点时间就赶紧上网找心仪的网友聊天,一天跟老婆也说不了几句话,晚上要聊到深夜甚至是凌晨,很多的时候老婆是孤枕独眠。

说到孤枕独眠,确切地说,老婆应该是孤枕难眠。开始的时候,老婆也抱怨过:网上的人那么远,你既看不到,也摸不着,值得那么没日没夜地聊吗?说了很多次我依然我行我素,老婆也拿我没办法。突然有一天,老婆又买回了一台电脑,安放在另外一个房间里,她也开始学上网,不过只是在网上打麻将,斗地主。我们两个就这样互不干涉,各自为阵。

这样到日子过了没多久,我渐渐感觉聊天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很多的时候彼此透露的信息都是虚假的,所谓的爱恋也是不可信的。慢慢地,聊天的兴趣消退了,渐渐地,兴趣就转移到在网上看书、看新闻或制作音乐场景上了。可这时候却发现老婆不对劲了。

有一天,我很随意地到老婆上网的房间去看看,意外地发现她不是在玩游戏,而是在聊天。她什么时候也学会玩QQ并且会打字了?而且,我发现她打字的速度还不慢,应该入此道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呢。而且,她一发现我过去,就赶忙将对话框隐藏。我感觉很疑惑,于是就多了个心眼,不时悄悄地进到她的房间,想看看她到底在聊些什么。但每次都是我一走近她就将对话框隐藏了。有一天更是出乎我的意料,她竟然不光聊天,还在与网友视频。我悄悄地走到了她的身后,这次她可能是聊得太专注了,以至于没有发现我的到来。我看见视频里的男子四十几岁的样子,黑黑瘦瘦的,其貌很是不扬,心里不由得有些愤慨;就这样子的一个人也值得她这么专注地聊吗?这时候我看见老婆打出这样一段话:“你一直说想看看我长什么样,其实我也很想看看你。所以,我今天专门去买了摄像头。”对方马上打过来一行字:“见到你真高兴!你和我想象中的一样美!”“我美吗?”“很美!真想亲吻你!吻你的寸寸肌肤!”后面加了一个很暧昧的表情。我顿时傻了,他们都聊到这份上了?这边她又立即打出一行字:“多少次我在心里想象着你的模样,在梦里也多次梦到你,今天终于见到了你。你很精干,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当时心里酸酸的,感觉很不是滋味。真是情人眼里出那“什么”了,就他那摸样,还是她喜欢的类型?完了,看样子老婆这是“爱”上了,否则怎么可能对一个如此其貌不扬的人说喜欢?只有掉进所谓“爱”的漩涡的人,才会如此鬼迷心窍。

晚上,我破例没有上网,来到老婆的房间,在她背后默默站了好一会,见她依然在和那个“他”聊得火热。我按捺住心中涌起的阵阵醋意,清了清嗓子,用低沉的声音非常郑重地对她说:“我要和你谈谈。”老婆正忙着打字,忽然听到背后有声音,回过头漫不经心地瞟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着文字。我顿时被激怒了,一把将她从座位上拎起来。她挣扎了几下,见我满脸的怒气是从未有过的样子,一下子呆在了那里,我不顾她的疼痛,用力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拖到书房,她此时有如受伤的羔羊似的站在我的面前,看到她这般摸样,我的心里又好生不忍。多少年来,我什么时候舍得这样对待过她?如今这是怎么了?我们之这间是怎么了?我的心里阵阵绞痛。

我用严厉的目光足足看了她几分钟,看得她不自在起来。开始,她躲闪着我的目光,后来突然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用异常冷峻而坚定的口吻对我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也不想隐瞒你。告诉你吧,我爱上了一个人,我觉得他是最适合我的人,也是我此生最想找的人,同时也是最爱我的人,我决定要和他生活在一起。更何况我们现在已形同陌路,分开是最明智的选择,我们离婚吧!”她急切地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说完深深地透了口气,然后很释然地看着我。我一下子蒙了,没想到她会这样坦言,也没想到她会这样干脆地说出这些话,而且说完后态度还可以这样地从容!本来憋着一肚子气正想着该怎样发作的,此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顷刻间被她的这些话击倒了。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的的样子恐怕只能用气急败坏来形容了。我怔在了那里,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于是憋足了劲,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说完,摔门而出。

我狂怒了,困兽般地嚎叫着。摔碎了家里的好些东西。但无论怎样疯狂,却就是没有将东西往她身上摔,更没舍得打她一下。那一夜,我彻底未眠了。

我想了许多。回想起我们从相识到相知、相恋、结合,以及婚后20多年一起走过的风风雨雨、点点滴滴:初识她的时候我已经24岁了,在农村,这个年龄还没找到对象已经几乎是剩男了。当时的我已经从华师进修回校,任初中的教务主任。学校有一位姓陈的民办教师,他经常向我请教一些问题,那时我一个人在学校,离家比较远,而他的家离学校近。他经常喊我到他家蹭饭,他父母都待我很好。有一次,发现他家多了一个女孩,他告诉我说是他的表妹。这个女孩身材颈长,皮肤白皙,长长的头发,漆黑浓密,仅用一根红色的丝带扎在脑后。垂在后背的头发随着她的行动轻柔地摆动着,煞是好看,我一下子被吸引住了。他表哥向我介绍了她的情况:她也是民办教师,在一所小学任教。她表哥还说她很有志向,一心想考上师范,成为一名公办教师,希望我以后能多辅导她。说完还偷偷地对我做了个鬼脸。我的脸刷地一下子红到了脖根,慌乱地点了点头。

这之后,她就经常到我任教的学校来找我,向我请教各种问题。有时候谈得晚了,就让她睡在我的宿舍,而我就去跟同事挤。她在我的辅导下顺利地考上了师范,毕业后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名公办教师。渐渐地,我们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

记得是在春天的一个周末,她照例又来看我。见我还在上课,她就到宿舍帮我洗衣服和收拾房间。那天晚上,我们谈话的内容有了很大的突破,我们谈得很多、很深。那夜,我一直悄悄地看她,她在灯光下的侧影特别美,像剪纸画似的。看着如此美丽的她,我的心里像揣着个小鹿似的,砰砰跳个不停。最后,终于忍不住上前握住了她柔软的小手,将她拉到怀里,拥到了胸口。春天的夜还有些寒冷,我们都感觉有些冷了,于是便合衣相拥偎在了床上。那时候的我们很单纯,就那样合衣而卧到了天明。

暑假,我带她回到了家里,母亲见到她非常高兴,也非常满意。那时的我还很清贫,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浪漫。每到傍晚,我都会骑着个自行车带着长发飘飘的她到处兜风,她高兴得什么似的,在后面咯咯地笑个不停,我们一起度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暑假。这年春节,我们结婚了。

婚后的生活虽然清贫却很甜蜜,不久我们有了一个聪明漂亮的女儿。当时的我刚当上副校长,每天工作特别忙,几乎无暇顾及家里。她教小学,相应轻松点,但她既要工作又要带孩子,还要洗衣烧饭,很是辛苦。那时候我们仅住着一间房子,而且还很窄小,没办法,只好在门口支个土灶烧柴禾做饭,做一顿饭往往要用上一个多小时,还经常被烟熏得满脸是泪。可即使这样,她从来都没有怨言,我们每天都沉浸在对未来到憧憬中,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而今,甜蜜已经不再。

可能是我自己将甜蜜变成过去时的。以前,我要努力工作以求晋升,成为副校长后在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好多年,仕途上感觉是没有什么前途了,渐渐地就没有了进取心。加之生活条件的改变,就干脆安于现状了。她也不再像从前那样既忙于工作,又要做家务、照顾孩子了。人一旦轻松下来,心里就不免感觉空虚,再也没有从前的那些追求和生活激情了。从前两个人骑着个破自行车还高兴得似乎已经拥有整个世界的那种激情是一去不复返了。空虚中,首先是我被高科技的网络所诱惑,然后连带老婆也沉迷其中,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其实是我自己,如果不是自己一开始的沉迷,老婆会这样吗?这一切我是罪魁祸首。

我不愿失去那份甜蜜,我在努力找回属于我们的甜蜜。平时尽量多陪她,陪她聊天、散步、逛街。还经常带她到我们恋爱时经常去的地方,以唤回往日的记忆。在她的生日或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时送她各种礼物,还尽可能多的安排时间带她出去旅游。为了能使老婆回心转意,我是挖空了心事。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她的离意非常的坚决。而且她已经不再顾忌我,公然在家和那个男人视频、聊天、打电话。那个男人家在东北,但我知道他到我们这里来过,而且还知道她去见过他,但我表面上装作不知道,因为我不想点破,我怕一旦撕破面皮,就更没有复合的希望了。最近,我瘦了很多,头发也大把大把地掉,感觉自己就要崩溃了。

我该怎样拯救我的婚姻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随州稀有特产 随州新"一绝"
随州稀有特产 随州新"
2016湖北随州首届奇石文化交流节拉开帷幕
2016湖北随州首届奇石
随侯夜明珠问世  引得市民看稀奇
随侯夜明珠问世 引得
随州传奇文化产品   随侯夜明珠问世
随州传奇文化产品 随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随州编钟报社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技术支持:清华网络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主办单位:随州编钟之声报社 随州都市网
虚假新闻信息举报电话:0722-7117922 新闻热线:0722-7117922 广告、服务热线QQ:1254373707
本站由随州编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本站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络入网许可证号:鄂ICP备11020392号-1 技术支持:随州清华网络

鄂公网安备 42130202001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