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飘 落 的 红 绸 巾

时间:2012-01-18 17:23:06  来源:  作者:

                           
采访人:明丽
讲述人:偲凯(化名)
年  龄:40岁
 职  业:私营业主
 地  点:市内某茶坊
 
         在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我见到了偲凯(化名)。偲凯看上去很文弱,不怎么像一个生意人。寒暄完坐下,他由怀里掏出来一个缎面的小盒子,很小心地打开它,从里面取出一条非常漂亮的红绸巾。我正诧异间,他用近乎沙哑的声音对我说:“这是我前妻的遗物,我想跟你说说她的故事。”
 飘 落 的 红 绸 巾
       (一)
         我是南方人,到随州做生意已经20年了。开始来做生意的时候才20岁,年轻,不谙世事,因此吃了很多苦。但我这人不怕吃苦,做生意也喜欢动脑筋,所以,经过这么些年的奋斗后,我已经拥有了一家规模还算不错的公司。我老婆是随州人,我们有一个活泼可爱已经在上初中的女儿。在随州,我有了事业,家庭,表面看,我的生活还是比较尽人意的,心里也比较满意现在的生活,但是,但我的内心深处却有一件不方便在人前说的,永远也无法弥补的撼事,由此而带来的痛苦时时啃咂着我的心。
         这事要从十几年前说起了。 我有过两次婚姻,前妻也是随州人。当时我到随州做生意才两年,有一天下午,一个比我先到随州做生意的老乡兴冲冲地跑来对我说:“给你介绍个女朋友怎样?”我说:“好啊”,本以为老乡是在开玩笑,没想到老乡很认真地说;“那你赶快收拾一下,到我家去。”我急忙说:“你先说说情况啊,人家会看上我这个外地的又没什么钱的人吗?”老乡说:“你赶快,我路上跟你说。”我赶紧跟着他走,路上他告诉我:这个女孩名叫小琪(化名),在一家公司做会计,虽然是临时工,但人很不错的。
 在老乡家里,我第一次见到了小琪。小琪长得很秀气,眉眼如画。瓜子脸,丹凤眼,眉毛特别漂亮,长长的,直入鬓角,皮肤白白嫩嫩的,我一看,就呆在那里了,心里砰砰直跳,手也不知道往哪里放,老乡叫了我几声才回过神来。
         吃过晚饭后,老乡对我说:“你带小琪去看看电影啊。”说完,又悄悄在我耳边说:“你要主动一点啊。”
        那天和小琪看的什么电影,现在已经不记得了,但那天的一切都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自那天以后,我和小琪开始了恋爱。一年后,我和小琪结婚了。婚后不久,小琪怀孕了,我回老家把母亲接过来照顾小琪,一切的不幸就从这个时候开始了。
 
   (二)
       婚后的小琪渐渐露出一些缺点来,比如说,性格特别内向,不善于与人沟通。而且又比较自我,说话行事不懂得在意别人的感受,因此,生活中几乎没有朋友。一开始,我还试着带她出去见见朋友,但每次她要么是不说话,要么说出来的话让别人难堪。本来,我的性格比较随和,朋友也都很愿意跟我玩,可小琪这样,我的朋友们都感觉很别扭,渐渐地,我出门就不带她了。
       更麻烦的是,小琪不单和朋友相处不好,和我母亲的关系也很紧张。母亲每天都是辛辛苦苦地买菜、做饭、洗衣服。因为小琪怀着身孕,母亲总是想办法做她喜欢吃的饭菜,可这些,小琪却不但不懂得领情,还经常指责母亲,不是说母亲做的饭菜不合口,就是说衣服没洗干净。
       记得是在一个秋天的早上,当时小琪已经怀孕五个多月了。早上我上班去后,母亲给小琪作了一碗猪肝汤,并且亲自端到房间给她吃。小琪只吃了一口就将筷子一扔,满脸不高兴地指责母亲做的不好吃,有腥味。母亲想到她有孕在身,没有跟她争吵,含着眼泪把碗收拾了。我下班回到家里,见母亲在厨房悄悄掉泪,我知道一定又是小琪做出什么过分的事了,就回房间批评小琪说:“你怀孕了,全家人都处处迁就你,但你也不能太过分了,母亲那么大年纪了,每天像老妈子一样的服侍你,你应该知足才对啊。”小琪一听到我的批评,马上就跟我大吵起来,说我和母亲合伙欺负她。她一边哭,一边骂,还把房间的东西劈头盖脸地往我身上砸,我一气之下就推了她一把,这下可闯大祸了,她大声喊叫,说我打她。我母亲听到了,跑过来就给了我一巴掌,说我不懂事,老婆怀孕了怎么能动手打呢。我心里十分委屈,我怎么可能打她,只是推了她一下而已。母亲说:“她怀着孕,推也是不应该的!”母亲马上上去安抚小琪,并替我陪不是。小琪却不领情,并立马指着母亲的脸骂道:“都是你这个老不死的挑唆你儿子打我的!” 母亲一下子楞在那里了,紧接着就老泪纵横。这时候,小琪抓起几件衣服,披散着头发就跑回娘家去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家里的门就被拍得咚咚响,还没等我穿好衣服去开门,门就已经被踹开了。只见小琪的家人气势汹汹地冲进来,走在最前面的是大舅哥,他一上来,二话没说就照着我的脸打了一拳,我一下子被打得转了一圈,眼冒金花,还没等我站稳,他又踢了我几脚,我一下子就倒在地上起不来了。这时候二舅哥和大姨子都上来你一拳我一脚地打我。我母亲来劝架,岳母跳起来指着我母亲的鼻子骂道:“都是你这个老不死的挑唆你儿子打我姑娘,我姑娘还怀着你们家的孩子呢,你们就这样狠心,竟然动手打她!”我母亲连忙解释说我不是打,只是推了一下。她母亲说:“说的轻巧,推了一下?告诉你们,今天我们没完!”说着,他们一家人就动手砸起东西来。我一看,觉得他们一家也太不讲道理了。就从地上爬起来说:“你们今天打也打了,砸也砸了,你们还想怎样?”岳母狠狠地说:“怎么样?离婚!”我一下子蒙了,我母亲赶快上去拉着岳母陪小心说:“都是偲凯不懂事。但小两口床头吵架床尾和,离婚的事我们做老的可不能随便说,何况,小琪还怀着身孕呢。”岳母斩钉截铁地说:“婚是离定了,孩子去引产。”我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他们走后,母亲扶起我,一边收拾屋子,一边劝我说:“你岳母是说气话呢,等他们气消了,你到你岳母家去好好赔礼,把小琪接回来。”
       想不到的是,仅仅过了一个星期,法院送来了传票,我当时就蒙了,转念一想,小琪有身孕,按说,法院是不会受理的啊。我后来到法院才知道,小琪把孩子引产掉了。我一听,眼泪忍不住就流下来了,心里开不由得有些狠小琪了,我们就这样吵了一下,不光让他们家人到家里大闹,还把孩子也引掉,真是太狠心了。一气之下就同意离婚了。
 
       (三)
        离婚后,我把心思都用在了做生意上,两年后,我的生意大有起色,我开了一家公司,车子、房子自然也都有了,还有了一个贤惠的妻子,乖巧的女儿。隐隐中,有时候也会想到小琪,,后来听说她也另嫁了人,心里默默为她祝福。
        突然有一天,遇见了小琪的同学郑媛(化名),她告诉我说:“你知道小琪的事情了吗?”我忙问:“什么事?”“你还不知道啊?小琪死了。”我不过相信,就说:“不可能,你是不是搞错了?”郑媛说:“小琪真的死了,而且死得很惨,她是抱着她两岁的女儿一起跳楼死的。”郑媛接着给我讲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是这样的:小琪后来嫁的丈夫一直对她不好,她们的感情一开始就不合,当小琪生下女儿后,她丈夫就到深圳打工去了,而且,一出去就不回家,也不往家寄钱,小琪以前本来只是个临时工,后来单位都清退临时工,她没有工作,而且还在又小,就只好在家带孩子。小琪的丈夫不给她们寄生活费,她们母女在家没有生活来源,只好带着女儿到深圳去找丈夫,没想到,小琪去了却发现她丈夫在深圳早已找了个女人同居,两个人过着夫妻一样的生活,小琪带着孩子去了,她丈夫根本不理,还大摇大摆地和那个女人出双入对,小琪一时间心灰意冷,带着孩子在深圳市好好玩了几天,用尽了身上所有的钱,就抱着女儿从一个十三层的楼顶上跳了下去。
         听了小琪的悲惨遭遇,仿佛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跌跌撞撞地回到家里,躺在床上,眼泪一个劲地流。我真后悔呀,如果当初我能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得好一些,小琪会是这样悲惨的结局吗?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去了,而且还去得那样惨,还带着一个幼小的生命,那可是两条命啊,我的心里生生地疼,感觉自己好像是促成小琪走向悲剧的罪魁祸手似的。
         多少年过去了,我又到了小琪的娘家,在这里,我看到了小琪遗像,我的眼泪刷的一下又流出来了,小琪啊,这个曾经让我捧在手心细心呵护的女人,此刻,只是用幽怨的眼神注视我,仿佛有许多的不幸要想我诉说,而我,本应该照顾她一辈子的人,却只能为她流下心酸的眼泪了。
 临走,我向小琪的母亲提出要一件小琪的遗物作为纪念,她母亲同意了,我知道,她母亲心里现在一定非常后悔当初,她拿出了一条红色的绸巾,说是小琪跳楼的时候就佩戴在脖子上, 我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这条红绸巾,上面仿佛还有小琪的体温,我将脸埋在绸巾里,呜咽着回家了。
 
  后记:红绸巾飘落了。随着两个鲜活生命的坠亡,给了我们对于婚姻、家庭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如何经营一段婚姻?如何经营一个家庭?还有,那些过于“关爱”的家人们该如何帮忙经营婚姻和家庭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随州稀有特产 随州新"一绝"
随州稀有特产 随州新"
2016湖北随州首届奇石文化交流节拉开帷幕
2016湖北随州首届奇石
随侯夜明珠问世  引得市民看稀奇
随侯夜明珠问世 引得
随州传奇文化产品   随侯夜明珠问世
随州传奇文化产品 随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随州编钟报社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技术支持:清华网络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主办单位:随州编钟之声报社 随州都市网
虚假新闻信息举报电话:0722-7117922 新闻热线:0722-7117922 广告、服务热线QQ:1254373707
本站由随州编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本站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络入网许可证号:鄂ICP备11020392号-1 技术支持:随州清华网络

鄂公网安备 42130202001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