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在毛主席门前站岗

时间:2012-01-18 17:37:25  来源:  作者:

 采访人:肖萌
 讲述人:程中金
 年  龄:76岁
 职  业:退休干部
 地  点:讲述人家中
  
                    
           8341部队,是个曾让许多人感觉神秘的部队,但程中金老人说:“我们与其它部队没什么两样,只是我们是在毛主席门前站岗,番号不同而已。”在市燃料公司的住宅楼里,笔者特意拜见了在毛主席门前站岗达八年之久的程中金老人。老人今年76岁,看上去精神健朗,交谈时思维也相当敏捷。提起给主席站岗的往事,老人如数家珍;谈到毛主席生活之简朴,老人一时哽咽无语,默默垂泪……
 
           (一)没想到当了毛主席的警卫

           我1936年出生,家里很穷,人老三代都是贫农。10岁父亲去世,生活过不下去了,舅舅将我接到他家。舅舅住在高城,家里有点田,可以有饭吃。直到参军前我都在舅舅家生活。
           1955年底,已经19岁的我参军了。我们那一批从随州入伍的有两千多人。先是坐汽车,然后在花园换乘火车到丰台,到那里不久就过年了。丰台很冷,而且每天吃棒子面、窝头,有些人受不了跑回家了。我们在丰台训练了两个多月后,被分到内卫一师,到了北京的14号院。到14号院接着训练,然后又到周口店训练。1957年底我们训练结束,被分到了8341部队,到玉泉山做保卫工作。玉泉山的东门外有一个牌子:“天下第一泉”,东门对外开放,中央首长都走西门。
           1959年下半年我提干了,是准尉排长。开始肩章上什么也没有,半年后加了个花。紧接着被分配到了干部队一中队,到了丰泽园。到那才知道,丰泽园是毛主席住的地方,没想到当了毛主席的警卫,是给毛主席站岗!一方面兴奋不已,一方面感觉肩负的责任太重大了。
           在丰泽园,我们每天都能见到毛主席,而且主席到哪我们都跟着。我们每个人有一个牌子,我们持牌子可以到其它院去,但持其它院牌子的警卫不能进我们院。
           外面对于我们8341部队的传言很多,其实我们和其它部队没什么两样。只是我们是在毛主席门前站岗,番号不同而已。
 
           (二)汪东兴说:“见到首长先立正,问你话知道的就答。”
 
           丰泽园往里走有个小院,门口一个客厅,再往里走是一个会议室,政治局会议常在这里开。丰泽园都是平房,很矮,回廊相连,拐弯抹角的。小院南边住着江青,主席住东院。窗户为了隔音都是几层玻璃。那时候,江青的姐姐也住这里,我们称她李大姐,她儿子当时在北大念书。
           一到泽园,汪东兴就交代我们:“见到首长先立正,问你话,知道的就答,不知道的不可以乱说!”第一次见到主席,看到主席额头宽宽的,头发很整齐地梳往脑后,衣服很整洁。对我们这些年轻的警卫战士尤其和善,见我是新去的,就问:“小同志,你是哪里人啊?”主席当时的语气非常亲切,本来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了许多。我答道:“随县人。”主席说:“我知道随县,那里有大洪山。”接着又问:“家里情况怎样?有没有吃的?”我说:“现在土改了,家里有饭吃了。”主席放心地点了点头。
           过了几天,刘少奇副主席到丰泽园来见主席,见正在站岗我是新来的,问道:“你是哪里人啊?”我说;“随县人。”“随县是哪里啊?”我说;“属襄樊管。”刘副主席说:“我知道襄樊,那附近有个大洪山。”刘副主席也知道大洪山啊。
           毛主席的办公室有三个秘书,徐玉风、李之绥,田家英是毛主席的总秘书。毛主席书房有五间屋,里面装满了书。
           李敏和李纳也住在丰泽园,李敏已经结婚,正怀着孕,听说丈夫是航空学院的主任。两口子出出进进都经常主动跟我们打招呼,很尊重我们。我们每星期打一次靶,李纳那时候在北大上学,星期天回来休息时也跟我们一起练瞄准。
           那时候买东西要供应券,李敏找主席要,李纳找江青要。
           家里人数最多的是刘少奇副主席和朱德总司令,一栋楼各一半。有一次康大姐在外面读报总司令听,我问:“怎么不在家里读啊?”康大姐说:“家里人多,总司令喜欢静。”
 
           (三)主席说:“我为什么要全国人民少吃一口?”
 
           主席的生活非常简朴,衣服、被子都很旧,一双拖鞋是补丁摞补丁。有一次,我给主席的屋子做卫生,见到破得不成样子的拖鞋,就说:“拖鞋这么破了,干脆扔了算了。”主席说;“不能扔,补补还能穿的。”主席家里除了书什么也没有,吃饭根本不讲究什么,平常就吃蔬菜,只要是辣的就可以了,偶尔有碗红烧肉那就是主席的最爱了,过的生活跟我们现在简直没法比。中央领导都对主席的评价很高,认为主席不为私利。
           三年自然灾害时,主席让我们这些警卫轮流回到家乡作社会调查,回来的时候每个人必须交上去一个纸条,如实汇报家乡的情况。当主席从我们这些警卫的纸条上得知许多地方有饿死人现象时,心情非异常沉重,眼泪也饱含了泪花。
           在当时艰苦的条件下,主席喜欢吃红烧肉也没有了踪影。有一次,不知是谁想办法弄到了一点肉,吃饭的时候主席看到桌上有了一碗红烧肉,就问:“现在全国人民连饭都没有吃的,这肉是哪里弄来的?”汪东兴说;“全国这么多人,一人少吃一口就有了。”主席立即就发脾气了,大声地说;“我为什么要全国人民少吃一口?”
 
          (四)春藕斋的舞会
 
           主席每天除了看书就是写东西。为了让主席能够活动身体,汪东兴想了一个办法,搞舞会,延安时主席不就喜欢跳舞的吗?于是,每周末晚上8——12点,总政歌舞团等一些文艺团体都会派人参加舞会。我们每次自然也会跟去负责安全保卫工作。毛主席跳舞的时候,的舞步很大,陪主席跳舞要很费劲才能跟上。周总理和刘少奇副主席的舞都跳得非常好,舞步很优雅,很绅士,朱总司令跳舞是只往前走,不往后退,沿舞场走一大圈,中途一般会换三个舞伴。
            主席还有一个最喜欢活动就是游泳,冬天温水,夏天是凉水。每年的六、七月份都到北戴河住上一至两个月。在那里,主席每天都游泳。

           (五)立了一个三等功
 
           文化大革命开始一段时间后, 渐渐升级,好些地方发生了武斗,还死了人。毛主席发脾气说:“两派斗争,不要搞武斗!”那时候,主席的脾气变得特别急躁,每天都睡不着觉,烟也抽得更凶了。主席抽《熊猫》牌的烟,特制的,铁罐装,烟嘴比一般烟长,有时候还给我们两支,过节的时候叫汪东兴发,我离开部队的时候还带了几根回来作纪念。
             那时候总理最忙,一天到主席这边来好几次。 往往是主席和总理在院子的那边谈事情,我们在这边站岗,有时候主席会朝摆摆手,让我们离远点。
           那时候,红卫兵都从全国各地云集到天安门,都急切地想见毛主席。有许多红卫兵为了见毛主席,在天安门前坐等一整夜。有一次,毛主席出去接见,走到金水桥刚拍了张照片,就被外面拥进的群众一下子围住了。当时我们这些警卫可紧张了,周总理为了维持秩序急中生智,指挥群众唱歌,结果脚还是被踩破了皮。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分开众人,让主席退回去。那次以后,中央就不同意主席出去接待了,要接待也只能在天安门城楼上。
           有一次,主席乘车去玉泉山,刚出门就被红卫兵围住了,主席只好下车,有的红卫兵还爬到主席的车里坐着。这以后,我们出行就穿便衣,乔装打扮,将武器或用东西包裹着,或装在乐队的琴盒里。走在路上,有人说;“主席出去怎么带这么多人的乐队啊?”我们一个个偷偷在心里笑,不敢言声。。
           在玉泉山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有人从南门攀树翻墙进来,被我看见了,就上去问;“干什么的?”那人说他的一个什么人在疗养院里疗养,我当时认为他身份不明,就说:“你跟我走!“就把他交给了公安部。为此,我立了个三等功。
          

           (六)毛主席同我们拍了一幅两米宽的照片

           1965年的下半年,毛主席把我们这些警卫部队派出去参加军管,走之前,汪东兴说:“拍张合影吧?”主席同意了。
           那天我们随主席去的时候,中央主要领导人、中共中央办公厅、机要室以及其它院负责警卫的同志已经全部就位了,主席的位置自然是事先留着的,我们这些警卫就没地方了,只好站在最边上,我们队长见没地方了干脆坐在地上。
           自那以后,我们就离开了毛主席住居的丰泽园,也没能再见到他老人家。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时时在我眼前闪现。他老人家高贵的品质,平易近人、健康朴素的生活作风一直是我们学习的典范。
           我一直非常爱惜这幅照片,将它用镜框镶起来,小心翼翼地珍藏着。
 
           附记:讲述完这一切,老人默然了,我看到老人在默默垂泪。是啊,老人毕竟在毛主席身边生活了八年之久,这份感情是一般人所不能体会的。最后,我让老人抱着这幅照片,为他摄影留念。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随州稀有特产 随州新"一绝"
随州稀有特产 随州新"
2016湖北随州首届奇石文化交流节拉开帷幕
2016湖北随州首届奇石
随侯夜明珠问世  引得市民看稀奇
随侯夜明珠问世 引得
随州传奇文化产品   随侯夜明珠问世
随州传奇文化产品 随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随州编钟报社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技术支持:清华网络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主办单位:随州编钟之声报社 随州都市网
虚假新闻信息举报电话:0722-7117922 新闻热线:0722-7117922 广告、服务热线QQ:1254373707
本站由随州编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本站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络入网许可证号:鄂ICP备11020392号-1 技术支持:随州清华网络

鄂公网安备 42130202001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