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出轨男人的自我救赎实录

时间:2012-04-06 19:51:32  来源:搜狐网  作者: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小丫。为了解救她,我不惜"毁掉"自己。不过,解救她的同时,我也完成了对自己的救赎。

约访对象:R先生  年龄:36岁

  在一起厮混的几个哥们儿中,我曾经是离婚外情最远的。有多少次,我以此标榜自己是好男人,自我感觉很高尚。与他们相比,我显得既正直,又忠厚,甚至堪称冰清玉洁。

  我自毁好男人形象,是在半年前。情节一点都不复杂,老套得甚至有点搞笑——在一次聚会上,我喝醉了,和一个朋友带来的女孩去宾馆开了房。第二天醒来,我只记得一些零星的片段:昨天刚刚落座时,那女孩曾望着我会意一笑。离开饭店时,我揽着她的腰。在宾馆房间里的情形我倒是忘记了,不过想象得到。

  只有一点令我匪夷所思——直到现在,我也没想起到底是哪个朋友把她带来的。几次想问她,却总是忘掉。

  我们就叫她小丫吧。小丫,是我情不自禁地喊出来的,因为她身材娇小,表情天真,就像邻家小妹。而真正的好男人,是不会这样对待——实质上是欺骗——邻家小妹的。

  有外遇的哥们儿,提起老婆、岳父岳母、大舅哥、小舅子甚至小姨子,那是满腹怨言和牢骚。我对我老婆和她的娘家,也不是百分之百满意,但这并不等于为我的出轨行为找到了正当理由。虽然我和小丫第一夜之后还有第二夜、第三夜……但这份激情始终伴随着懊悔和罪恶感。

  其实,从第二次开始我就下定决心要收手,或者说是放手,但我高估了自己,还是拖了半年。这半年时间,在小丫的人生中,该是怎样一道沟壑,倘若我硬要形容,则太过轻浮。

  一说分手小丫就哭,她一哭我就黔驴技穷。有一次我们去乘风庄那边玩,回来的路上我又提出分手,她下了车,要走回东风新村。我一狠心没管她。当时是下午4点多。我独自开车回到东风新村,到了晚上8点,也没有她的消息。如果她真的步行回东风新村,现在走到哪儿了?我最终熬不住,又开车回去找她。到了我认为应该遇到她的地方,依然不见她的影子。一路上我不停地打她的手机,她也不接。我只得假设她走得极慢,继续往回找。别说,她还真是好样的——依然站在原地,根本没动地方。

  能在马路边立等四五个小时,一心盼望我回去——这让我觉得她执著得有些偏执。朋友们则将她定义为"不容易甩掉的类型"。

  小丫陷得越深,我的境况就越危险。不光是我,还有我的老婆、孩子以及家庭。小丫刚刚大学毕业,在我之前只谈过一次恋爱,对男女之情,她甚至还没有起码的认知,她犯错是无意的,我犯错却疑似存心。为了大家都好,我必须尽早结束这段婚外情。

  我想过很多办法,设计过很多对白,讲过很多大道理,但是没有用。说得多了,她是一哭二闹三喝药,有一次吃下很多颜色鲜艳的药片,吓得我匆忙把她送到医院去洗胃。把小丫折磨成这样,我觉得自己很不地道,不但不是好男人,甚至不像个男人。在朋友们面前,我无数次地自我反省、自我忏悔,可他们总说我像是在演戏,只有我知道那是"真实的意思表示"。

  直到一个哥们儿也遭此之难,才启发我想出一个下流的计策。

  那位哥们儿新发展了一个情人,她每天都给他发上百条短信,删都删不过来。那些短信,有的是表达思念,说不尽的甜言蜜语;有的是表达愤恨,埋怨他不肯为她离婚。朋友偶尔会给我读几条,感叹一番,同时为自己能够安全地周旋在老婆与情人之间而沾沾自喜。在提醒他及时删除的当儿,我灵机一动:如果让小丫看到我手机上有百八十条这样的短信,崩溃的同时,她应该会离我而去吧?

  一个月前的一天,我决定就用这种办法气走小丫。我告诉朋友,情人的短信,收到一条,就转发给我一条,多多益善。为了接收这些短信,我又另外弄了一部手机。开始朋友还顾及自己的隐私,有些内容不想让我知道,就删改删改,或是干脆不发给我。后来他也懒得挑拣了,只要收到就转发给我,我收到之后,有的添几个字,有的删几个字,尽量"编辑"到位,免得穿帮。到了晚上7点多,已经收到60多条,我觉得够用了,就全部发到原来的手机上,然后约小丫出来见面。

  开车经过新玛特时,我借口去麦当劳买汉堡包,故意把手机落在驾驶座上。走进麦当劳,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另一部手机,拨通了自己的手机。那部手机就在小丫的手边,只要我一直打,不怕她不接。说老实话,小丫还是很稳重的,没有轻易替我接电话,打了四五遍,她都没什么反应。或许,她也是怕打电话的人是我老婆吧。打到第六遍,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一声"你好",我立刻挂断,马上又发过去一条情意绵绵的短信。然后一边期待着小丫顺便偷看短信,一边掏钱买汉堡包。

  我如愿以偿,小丫看了那些短信,像疯子一样穿过马路,向我冲过来。我把她拦在麦当劳门外,使出全身力气才把她拖到车上。在车上,我继续厚颜无耻地演戏:"那个女人和我交往两个多月了,上星期我老婆已经知道了,她说愿意原谅我。你呢?你能不能也像我老婆那样,再给我一次机会?"小丫给了我好几个耳光,骂我不要脸,还骂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话,现在回想起来,我还不太相信那些虎狼之言竟然出自柔弱的小丫之口。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小丫。为了解救她,我不惜"毁掉"自己。不过,解救她的同时,我也完成了对自己的救赎。

  事后我很担心小丫,忍不住给她的一个姐妹打电话,得知她已经离开大庆,回到了千里之外的父母身边,过得很平静也很平安,我也就放心了。她的姐妹是个聪明女孩,我请求她不要向小丫透露我打电话的事,她应该不会多嘴的。

  我又可以做回好男人了。我发现,只要认准方向,回头路也不是那么远。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随州稀有特产 随州新"一绝"
随州稀有特产 随州新"
2016湖北随州首届奇石文化交流节拉开帷幕
2016湖北随州首届奇石
随侯夜明珠问世  引得市民看稀奇
随侯夜明珠问世 引得
随州传奇文化产品   随侯夜明珠问世
随州传奇文化产品 随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随州编钟报社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技术支持:清华网络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主办单位:随州编钟之声报社 随州都市网
虚假新闻信息举报电话:0722-7117922 新闻热线:0722-7117922 广告、服务热线QQ:1254373707
本站由随州编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本站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络入网许可证号:鄂ICP备11020392号-1 技术支持:随州清华网络

鄂公网安备 42130202001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