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倒插门”13年换来的却是人财两空

时间:2012-07-19 16:29:19  来源:编钟之声报 随州都市网  作者:记者 小米 实习生 晨曦

       石江(化名),这个朴实的农民拿着我们的报纸,神情愁苦地找到了本报。他的眼珠已经浑浊不清,脸上皱纹如一道道纵深的沟壑,身着白色衬衫,袖子被挽至胳膊肘露出黝黑的皮肤,他一口一个“记者同志”,向我们倾诉他身上多年来不幸的遭遇,讲到伤心处时,混沌的眼珠流出伤痛的泪水……

只想他们把我当父亲
       我1953年出生在随南某村,家里兄弟姐妹八个,我是老三。年轻时,因为家庭贫困我没有找到媳妇,直到44岁(1997年)经过媒人牵线,我才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小叶(化名)。经过几天的相处,我对小叶的印象还不错,她长得漂亮,离我的家也近,就这样我“嫁”了过去,成了“倒插门”的丈夫。小叶是个寡妇,还有三个儿女,那时,她大儿子十三四岁,二儿子十二岁,小女儿十岁,家里还欠有外债六千多元。我想小叶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很不容易,没有一个男人承担家里的重活怎么生活得下去呢?于是,我选择了和她在一起。
       和小叶结婚后,我把自己的两间平房和牛都卖了,十亩地的收入也拿了出来,帮小叶还清了六千多的欠款。婚后,我真心把小叶的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来抚养。他们读书,我出钱;二儿子当兵,我去托人帮忙;两个儿子没找到媳妇,我找我那边的亲戚帮忙说亲,我做这么多只是想让他们接纳我,把我当父亲。1998年2月份,小叶怀孕了,我虽然很高兴,但想着家里已经有三个孩子了,并且我一心只想把她的三个孩子抚养长大,即使当时小叶征求过我的意见,我还是让她打掉了。下半年小叶二度怀孕时,我还是毅然决然地放弃要自己的孩子。

他们对我粗暴相待
       以前,小叶大儿子、二儿子的同学来家里玩,我做饭热情招待他们,当时两个孩子还向他同学炫耀说,我三爹(和小叶结婚后,她的孩子都叫我三爹)做的饭最好吃。然而现在,我的付出换来的却是他们的粗暴相待……
       2000年,我把小叶的二儿子送去当兵,2002年,他退伍回来,之后又出去打工。2008年腊月,他再次回到家里。有一次,我帮我二哥家里待客,准备喊小叶也过去吃饭的,她说感冒不舒服不去。二儿子就责怪我没有关心他的母亲,我向他解释,他还冲我吼道:“你关心什么了?!”我和他争执起来,谁知他一脚踢在我的小腿上,后来还是邻居们过来帮忙说理才慢慢平息。二儿子的脾气比较暴躁,时常因为一些日常生活小事吼我,骂声不堪入耳。我打牌赢了点钱,拿了些给年迈的老母亲治病,小叶和二儿子知道后很生气,认为我不该给钱我的母亲,骂骂咧咧了一晚上不说,还把我的被子扔出家门,第二天又要把我轰出家门。我在想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当初他想买摩托车,我到处筹了4000块钱给他,他在外打工的几年,从没拿过一分钱回来,我也没抱怨过什么。我不乞求他能叫我一声“爸”,但是,作为一家人至少应该是和和睦睦的啊。为什么做了那么多,我还是捂不暖他的心?
       小叶的大儿子在我和小叶结婚两年后,就外出打工了,2010年才回来。有一天,我在邻居家玩,他丧着脸喊我回家,说:“怎么跟我妈又闹别扭了?”我开始跟他作解释。然后,他又转换话题问我是不是打牌输了五、六千块钱。我好奇地问他:“你听谁说我输了五、六千块钱?你妈在这儿,你可以问她,我有没有输钱。”他见我人证物证俱在,又转换了话题。他说:“你去年打我兄弟我还没饶你!”“你可以问你妈,是你兄弟打我还是我打你兄弟?……这么说,你是回来报仇的?”“你说报仇,老子就是报仇!”于是,他用拳头开始打我的肩膀,我用手臂死死地抵住他不让他打,他又用脚踢我的腿。小叶在中途不断劝架,但于事无补。因为打不过他,我企图往门口奔去,想引起邻居们的注意,都来帮忙劝架。他又追出去抓我的手,撕扯中,他竟把我右手的无名指给咬断了。我毫无招架之力弓着身,只好任由他打,他用拳头使劲地捶我的颈部、头部,后来,村里的人都跑来劝。可直到他的二妈出现,看我被他打的实在不行了,就开始吼他,他最终才停止了暴行,随后,他放了一句狠话:“老子非把你撵走不可!”我被他打晕在地十几分钟才醒来,发现手上鲜血直流,我给我五弟打电话,侄女说他去随州了,后来,我打110报警,可警察对我的情况只能表示同情,因为是家务事,无法具体处理。说到这里,石江伸出骨瘦如柴的右手,看着手上的伤疤欲哭无泪。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头总是昏昏沉沉的,去医院拍片后才知道是轻微脑震荡,为治病我向亲戚们已经借了三四千块了。我的心痛苦不堪,比身上的伤更甚。
       小叶的两个儿子打我,她既没有管我,也没有让她的儿子给我道歉。不仅如此,她在家还一手遮天。和小叶结婚后,我渐渐发现她霸道、跋扈、蛮不讲理。1998年过春节,我们去她三爹家拜年,她一直拖到下午两点钟才去。1999年,家里没钱过年,我想卖点谷换点钱好过年,她不同意卖谷,后来还是我在我二哥和母亲手里借了50块钱过的年。家里的庄稼收入一直都是她拿着的,有一次种庄稼,一亩田她只让我撒三四斤的肥料,我说要多撒一点,庄稼才能长得好,收成才高,到时候也可以多卖点钱,她不听,于是我背着她偷偷去买了几斤肥料撒了,她知道后跟我不依不饶地闹,认为我没有听她的。2002年电改,我想让家里通上电,她不愿意,争执之下,我说了句,“跟你说不清”,她就骂道,“你跟我说不清,那就滚蛋。”我把她的肩膀拍了一下,问了一句:“怎么滚?”她就说我打她,还声称等她的儿子长大了要让我小心点。
       回想这十三年来,我舍不得吃舍不得喝,也从不抽烟不喝酒,换来的却是如噩梦般的生活。

只希望他们能回来
       火山沉寂太久,总有一天会爆发的。在被她大儿子打的第三天,我主动向小叶提出了离婚。离婚后,家里的四间房我们各住两间,同时她还对我提出了三个条件:1、等他的儿子结婚后,我们再复婚;2、以后种田,让我帮她耕田、犁田,她帮我栽秧;3、她说我们现在还住在一起,所以感情生活上还要互相照顾。我答应了她的三个条件。
       因为答应了小叶提的三个条件,而且我总觉得我和她的婚姻虽说失去了法律效益,但在感情生活上还是夫妻。所以即便我和小叶离了婚,但我仍然关心着他们的生活。今年上半年她小女儿出嫁的时候,我还给小女儿准备了400块钱。在我印象中,小女儿还是相对比较懂事的,不会对我恶言相向,还会叫我“三爹”。不过,小女儿没有收,给小叶她也没要。因为离婚了,小叶对我的态度很漠然,她还总说我借帮她做事为由,缠着她。有一次,小叶让我把我住的两间房卖给她,她说因和我住在一起,她的两个儿子都找不到媳妇,觉得是我太晦气。我听后便把那两间房拿出来了,自己在不远处租了间房住。和小叶没有住在一起后,总是有闲言碎语缠在她身边,我顾及她的名声,多次找她苦口婆心地劝她和我复婚,但是,她不愿意,说当初是你拉着我去离婚的,现在又要复婚?也许是应允了小叶的三个条件后,让我觉得我和她之间的关系还和离婚前一样,和她复婚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我去村里找妇联主任来调解,可每次调解后过不了一个星期,她就会变卦。第三次调解后,我实在无法忍受她的反复无常,便和她大闹了一场,谁知,第二天她就消失了,她消失了一个星期后,我才听村里的人说,她去了广州。她走后,没有留下任何的联系方式,杳无音讯。现在,我整天都活在苦闷之中,寝食难安,我难以面对村里的人,他们觉得我“苕”死了。亲戚们也帮不了我的忙,他们说当初我做决定的时候为什么不跟他们商量一下,到现在婚也离了,人也走了,什么都没有了。我现在遗憾万分,要是当初不离婚,就不至于落得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当初还是应该要个自己的孩子。“我曾不止一次地想自杀,而且给老母亲的遗书我都写好了……”石江哀怨地说。
       “我不懂法律,当初想寻求法律途径来解决,但律师说超过了法律底线,在法律上站不住脚。我又去找媒体帮忙,还去找了湖北电视台《调解面对面》节目,希望他们能帮帮我,但是,他们说得要到小叶的联系方式……”石江的声音开始哽咽起来,眼中泪光闪烁,他连忙用手背去擦拭眼泪,“她现在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怎么要得到电话呢?她那边的亲戚也不愿意给我提供联系方式。我希望找到小叶,能和她面对面谈谈,不为别的,只是希望他们能回来。”

后记:
       听完石江的讲述,我不由地唏嘘,感慨万千。在他拿着一厚沓写满大大小小扭曲字体的信纸和笔记本上面,极力控诉前妻的“罪行”的时候,我会因他多年来的不幸遭遇报以深深的同情。但当他说到最后想让前妻和儿子回来时,一种悲叹之情油然而生。一时的包容变纵容。但是,好心肠真的有罪么?是什么支撑他愿意辛苦付出长达13的心血?爱情?这个时髦的词汇对于他这个年近六旬的老汉来说,可能只是一种概念吧。也许石江很想把握曾经来之不易的“幸福”,但是,幸福就好比手中的沙,当你握得越紧,它流失得越快,相反,当你手握的力度刚刚好时,才会圆满。
       但是,幸福和婚姻不是靠他一个人就能支撑、维持下去的,如果女方无视他多年的付出,无意再与他相伴一生的话,那么他再去强求也只是徒增痛苦罢了。他说他脑袋糊涂了,整天为这些事食不能咽寝不能寐。在这里,希望他能活在当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随州稀有特产 随州新"一绝"
随州稀有特产 随州新"
2016湖北随州首届奇石文化交流节拉开帷幕
2016湖北随州首届奇石
随侯夜明珠问世  引得市民看稀奇
随侯夜明珠问世 引得
随州传奇文化产品   随侯夜明珠问世
随州传奇文化产品 随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随州编钟报社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技术支持:清华网络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主办单位:随州编钟之声报社 随州都市网
虚假新闻信息举报电话:0722-7117922 新闻热线:0722-7117922 广告、服务热线QQ:1254373707
本站由随州编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本站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络入网许可证号:鄂ICP备11020392号-1 技术支持:随州清华网络

鄂公网安备 42130202001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