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时间:2012-09-09 13:50:51  来源:编钟之声报 随州都市网  作者:

       讲述人:饶娆(化名)      年龄:22岁      职业:暂无业      采访人:记者 小米      采访地点:半秋山西餐厅
       在相约的地点,饶娆坐下后,从她的DIOR包里拿出女士香烟点上,问她,一天抽几支烟,她大笑:“应该几包才对吧。”聊天中,她多次在这个人老珠黄的女记者面前叹息:我老了。不过真的只有承认她“老了”之后,她才会袒露心声,“我觉得自己已经无比苍老了。”饶娆的眼神复杂,完全看不出她是忧,还是伤。

往事22.jpg


       他说跟我合眼缘
       大学毕业后,我在武汉一家公司找了份前台的工作,有些事情就是那么巧,我上班的第一天,就碰上了冉斌(化名)。
       冉斌是我们公司老总的朋友,那天他来的时候,我们老总不在,他就在前台跟我闲聊,东拉西扯的,我们聊得还挺开心,临走时,他说跟我合眼缘,约我下班后一起吃饭,我答应了。下班后,他准时来公司接我,开车带我去了一家高档餐厅用餐,他很绅士地帮我移好凳子,让我点菜,并帮我倒好饮料,我一下子有点晕了,像做梦一样。吃完饭,冉斌开车送我回家,我很礼貌地跟他说了谢谢,他说不用谢,做个好梦,然后露出深沉的笑。当时我并没有奢望这些事情能给我带来多大的转变,虽然我也有灰姑娘情结。
       第二天下班后,我坐在回家的公车上,电话响了,是冉斌的。他问我在哪里,有没有空,一起去吃饭吧。我有些意外,但既然是他主动约我,那我也没有什么顾虑了,于是就答应了。那次吃完饭,走出餐厅时,他轻轻地搂着我的腰,我有点吃惊,但随后也就接受了。当时我的心蒙上了一层薄纱,有些看不清现实了。回到车里,他靠过来要吻我,我把头斜向了窗口,他见我不愿意,便没有强求。他问我想去哪里,我说送我回家吧,他说好。我自认为并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我并不想用我的肉体来换取金钱,可是人处于某个环境,受到某种诱惑时,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谁也不知道。
       到家后,我笑着对他说谢谢,他突然凑过来亲了一下我的脸,说,你的笑很甜美。然后他又是深沉的一笑。我的脸有些烫,说了句谢谢,就迅速下车。第一次被一个成熟的男人欣赏,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接下来的好几天,同样的时间,他都会给我打来电话,约我去吃饭。我很欣喜,但依然装作很平常的口气说好。有一次吃完饭,冉斌告诉我他真的很喜欢我。他说,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很喜欢你,喜欢你甜甜的笑。后来跟你接触,我更加喜欢你。喜欢你吃东西的样子,喜欢你说话时的神态……我当时有点呆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突然一把抱过我,紧紧地抱着,就这样抱了很久,我也不知道是多久。那天,他送我回家后,问我可不可以去我家,我说下次吧,他说好。


       走入歧途
       我们依旧每天约着会。有一天,他给我打电话,说这次去他家约会,他家就他一个人。我犹豫了一下,心里有点乱。我知道去了的话就会发生什么,可是不去的话他会不会觉得我不信任他,从此不再理我呢。见我不说话,他接着说,今天我亲自下厨,请你和我一起吃饭,我觉得没有拒绝的理由了,于是就答应了。
       他的家很大很豪华,他说他的家是请设计师专门设计的。我说你是一个对生活质量要求很高的人吗?他说不是,生活还是很随意的,只是喜欢保持自己的风格。饭做好了,他把饭菜放在客厅中间的小桌子上,我们席地而坐,他给我夹菜,喂饭给我吃,我帮他擦拭嘴边的油腻,我们俨然一对幸福的小情侣。突然,他很用力地双手捧着我的脸,定定地看着我,然后凑过来,轻轻地吻我……最后的防线被攻破了后,我有一种全新的感觉在心中涌起。这时候,我似乎已经没时间去想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心情去考虑他有没有结婚等等。我只是一味沉浸在“被爱”的喜悦中。他有时候像个孩子,偎在我的怀里撒娇,我竟然有种怜爱的感觉。现在想来,那时想得太简单了,我想奉劝年轻的女孩子们,不要被事情的表象蒙蔽了双眼,不要把一切事物都想象地那么美好。自己行为端正,脚踏实地的生活才是王道。
       那天,我没有去上班,而是陪他在家呆了一整天。我离开前,他给了我5000元,我不敢接,他塞到了我手里,拿着钱,我一切的尊严、自爱、高傲什么的都没了踪影。不劳而获,我尝到了甜头,于是我的二奶生活正式拉开了序幕。第二天,冉斌又给了我三万块,让我买漂亮衣服和高档化妆品。他说我要打扮得很漂亮才可以,他还说以后我的生活费他全包了,只要我可以在他需要的时候随时陪伴他。我语塞,只是点了点头。此刻我有一种把自己卖了的感觉,我很想哭,可是哭不出来,我感觉我的整个世界都变了。
       最开始的三个月,他对我百依百顺,就像热恋中的男友对女友那样好。有空的时候就会带我出去吃饭、短途旅行。还每月给我一万块,我感觉自己完全被幸福围绕,而且我没有打扰过他的家人,所以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偶尔他也会让我陪他出席饭局,我们以助理相称。对于我们之间的关系,我自己也不清楚,我有一些喜欢他,但我不知道我是他的谁,也不知道他是我的谁。但是在一起就在一起,在一起开心就好了。再说也没有伤害到谁,于是我也就不去想太多。只是有时候会害怕被周围的朋友发现,毕竟这种事和我以前受过的传统教育太相悖了。有时候,我惊奇地觉得,人一旦物质和心理能够轻易满足了,其它的道德伦理之类的事情就不想去管了。到了第四个月,他就开始对我有点不耐烦了,而之前几个月的闲散生活让我越发依赖他了。他开始挑我的毛病,说我没有把家里的卫生打扫好,没有在他需要的时候立刻赶到,穿的衣服不够品味,香水不是他喜欢的味道……他还不准我跟其他男人接触,哪怕说一句话也不可以,出门和朋友们去玩更加不可以。有时候把他惹恼了,他还会对我动粗,他还恐吓我说如果我敢不声不响地离开他,那他一定不会让我有好下场,我感觉我掉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日子过得越久,我就越发地觉得自己很卑微,虽然我现在不用朝九晚五的工作,想买什么都可以买了,但生活却没有一点乐趣。
       每次争吵后,冉斌就用钱来“安慰”我,说实话,那时钱对我真的有很大的吸引力。有时候,他不在家,我一个人坐在那个大大的房子里发呆的时候,就想,我就离开冉斌吧,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可是我又害怕了,没有钱,我又拿什么生活呢?生活给了我一个大大的难题,而这个难题又是我给生活的。

       原来我的人生如此无力
       有一次冉斌出差去了,朋友打来电话,说有一个聚会,都是年轻人,要不要一起来,我二话不说就同意了。我一进去,朋友迎上来,并叫来一个小伙子,介绍说这是小山(化名),朋友告诉我,小山是个有为青年,他接管了他爸爸的公司,现在干得很红火,为人也很和善,并且他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我只好笑而不语。
       第二天,朋友打来电话,问可以不可以把我的电话给小山,说小山想约我,我有些意外。挂了电话,我睡不着了,年轻有为的单身男人谁不动心,但是我又凭什么动心,我现在就是个残花败柳。如果他知道了真相,肯定连多看我一眼都不会。起床随便吃了点东西后,我决定出去逛逛街。正在逛街时,朋友打来电话,问我在哪里。我告诉了她。她说让我在那里等她,不要走远了,我说好。过了会儿,有个人朝我走来,定睛一看,竟然是小山。我以为我眼花了。走到我跟前,他对我微笑,说你好,很高兴还能见到你。我也对他笑了一笑,那一刻我心花怒放。然后小山说昨天没有送我回家,很抱歉,因为朋友比较多,所以没有照顾过来。我受宠若惊,连忙说没有关系。他说你累了吗,要不我们找家咖啡厅坐坐。然后我们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馆。我很喜欢他看我的眼神,那么晶莹透亮,可是我却不敢接,害怕他看出我的卑微。他对我说,你身上有一种很特殊的东西。我说是吗?我就一平常人,没什么特别的。他说,你身上有一种味道,自然而清新。我说你越说越玄乎了。他说,不,一点都不玄,然后深深地望着我。我迅速低下头,然后把视线移向了别处。他送我回家后,刚一进门,短信就来了。他说,明天上午我还想约你,可以吗?我没有回。就我现在的状况,我怎么敢奢望。第二天早上,电话响了,是小山,说想带我去郊游。我也很想出去放放风,于是答应了。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我们来到郊外,非常清新的空气,微风吹拂着脸,那天,我们玩的很开心。临别时,我说,小山,你以后不能联系我了。他很奇怪,说为什么。我说你不要问了,现实就是这样。他没有说话。
  接下来的日子,小山又约了我几次,被我用各种理由拒绝,后来我干脆告诉他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马上要结婚了。后来小山不再找我了,但他说想在我结婚之前见我最后一面,我只说等我有空了再联系他。我最后发了一条短信给小山,说我要和男朋友去渡蜜月,见不了他了,祝他早日找到好女人。他说祝我幸福。一段还没有成型的感情被我扼杀了。错失了和小山的缘分,我感觉我的人生原来如此无力。大概又过了几个月,朋友告诉我,小山已经有新的女朋友了,这也是预料中的吧。我没有必要难过,但内心却无比的烦躁和郁闷。我去逛街,拼命购物,花了很多钱,可是烦躁和郁闷并没有减少,看着那一堆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用处的奢侈品,突然觉得难填的是欲壑,而不是物质的欠缺。


       回首了,我没失去什么
       有一天晚上,冉斌对我说,要我给他生一个孩子,我很干脆地拒绝了冉斌,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后来对我越来越好了,跟我亲热的次数也增加了。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我很惊慌,有了孩子,难道我真的要前半生做情妇后半生做怨妇吗?不行!于是我跟冉斌说我不能要这个孩子,冉斌很耐心地哄我,说他可以一直养我和孩子,不让我们受委屈。关于生不生的问题我和冉斌争执了很久,我陷入了苦闷,整晚整晚睡不着觉。有一次,我问冉斌如果我把孩子拿掉,你会怎么样?冉斌用尖锐的眼神看着我,说不会怎么样,你想走就走吧,我可以去找别人生。我跌进了低谷。问他以前说的爱我是真的吗?他说是真的,但是你一点都不顾我的感受,我爱你又能怎么样呢?爱不能当饭吃,请允许我的现实。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要的现实他已经给我了,而他要的现实我给不了,我留下来还有什么意思。我问他如果我拿掉了孩子,你会不会立刻赶我走?他说你可以在我找到代替你的人之前走。我说谢谢。冉斌很无奈的表情,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没有开口。过了两天,我下定决心,去医院做掉了孩子。孩子做掉后,我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到家里,回到爸妈的身边。走的前一天晚上,我才告诉冉斌,我做掉了孩子,冉斌有一些诧异,但他努力控制了,装出很坦然的表情,冉斌说,你要走就走吧,现在我给你自由。两个人沉默。我坐到了沙发上,发呆。冉斌走过来,搂过我说,那你再陪我一次吧。我说不行,我刚刚流过产。冉斌沉默了十几秒,说好吧,那你好好休息。说着拿起包和钥匙就往外走,我说你去哪里,冉斌说既然你不要我,那我只能去外面找别人。我说那好吧。
       第二天,一觉醒来,冉斌没有回来,我头也不回地走掉了。我被包养的生活结束了,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也夹杂着失落,但我不知道我在失落什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随州稀有特产 随州新"一绝"
随州稀有特产 随州新"
2016湖北随州首届奇石文化交流节拉开帷幕
2016湖北随州首届奇石
随侯夜明珠问世  引得市民看稀奇
随侯夜明珠问世 引得
随州传奇文化产品   随侯夜明珠问世
随州传奇文化产品 随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随州编钟报社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技术支持:清华网络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主办单位:随州编钟之声报社 随州都市网
虚假新闻信息举报电话:0722-7117922 新闻热线:0722-7117922 广告、服务热线QQ:1254373707
本站由随州编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本站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络入网许可证号:鄂ICP备11020392号-1 技术支持:随州清华网络

鄂公网安备 42130202001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