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随州 > 随州文学

读《书读完了》有感

时间:2019-07-30 18:07:42  来源:编钟之声报 随州都市网  作者:王坤

       今年刚过元旦,便着急打开此书,予一睹为快。几乎每日手不释卷,-孜孜不倦,亦至六月二十一日才读完。当停下阅读的那一刻,我长舒一口气,内心的石头终于落地了,仿佛书就这么被我读完了。可事实真的如此吗?书可以读完,但学无止境......

初读此书,仿佛如品茶一般,入口即可化为津液,沁人心脾。可是越往后,越难懂,仿佛牙齿硬啃花岗岩,读的是知识与文化,心里却如硬石头一般,坚不可摧,有苦不敢言,唯有借此抒发彼时的感受。

此书的主题——书读完了,可不是一般学者可随意借题发挥的,中国的历史悠久,古代的典籍更是浩如烟海,况且此书将西方的书籍也囊括其中,敢说这辈子能把书读完的人,可不是有无勇气和魄力的问题,而是学问的博大与精深的问题。

若我将内心的全部感受全盘托出,恐怕可以写一部短篇小说了,这是毫不夸张的说法。但就全文而言,第一篇文章的内容无异于提纲挈领,就像读《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一样经典。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书读完了》,开头便提到陈寅恪先生曾经拜访其老师夏曾佑先生的谈话,我想这句话很有必要按原文抄写如下——那位老人(夏曾佑)对他(陈寅恪)说:“你能读外国书,很好;我只能读中国书,都读完了,没得读了。”这话听起来不可思议,不知是老先生真的把书读完了?还是老糊涂了,敢夸这海口?是说胡话还是打哑谜?

我想,没有深刻认识事物的本质,是不会口出此言的。用书中的话说,就是他们看出了古书之间的关系,发现了其中的头绪、结构和系统,也可以说是找到了密码本。但是就书目而言,哪些书是必读书,哪些书不必读,我们必须有所选择。用金克木先生的话说“总有些书是绝大部分的书的基础”,也就是说,离开了这些书,其他的书无法依附。此话已经说得非常透彻,譬如读《红楼梦》一书,若只读本书,当然会知道其中的内容,若只读评论,或研究“红学”的著作,那只能算是按别人的认识去理解,也不能只读“脂批”,但不读《红楼梦》本书,便不可延伸其他有关“红学”的著作,因为《红楼梦》是研究“红学”的基础。

诚然,若想了解西方文化,是无法避开《圣经》的,而《圣经》又包括《旧约圣经》和《新约圣经》,不读此书,便不可能了解西方公元以后的书,更不可能从根本上了解犹太教与基督教的文化。另外,看似《圣经》与古希腊、古罗马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没有《圣经》的对照,是很难明白其中的内容。所以《圣经》是了解西方文化的必读基础书。以此看来,《古兰经》作为伊斯兰教的必读书,是研究伊斯兰学以及伊斯兰民族文化的基础。

那么,了解西方文化,除了宗教书目以外,就是哲学与文学,而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笛卡尔、狄德罗、培根、贝克莱、康德、黑格尔对西方哲学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如果没有读过他们的原著,无异于隔靴搔痒,是不可能从根本上了解西方文化。而文学上,荷马、但丁、莎士比亚、歌德、巴尔扎克、托尔斯泰、高尔基,是不可不知的。

关于西方文化的阐述,虽不算全面,但至少把住了文化的根本脉络,其他的书目无非是延伸阅读,但不读这些书,终究不能见到文化的真面目。

如此说来,再看中国的古书就有了头绪,金克木先生说:“那些必读的书的作者都是没有前人的书可读的,准确些说是他们读的书我们无法知道”,这些书目包括:“《易经》、《诗经》、《尚书》、《春秋左传》、《礼记》、《论语》、《孟子》、《荀子》、《老子》、《庄子》”,这些看似熟悉的书目,如今又有几人读?从历史上讲,这些书从汉代以来直至十九世纪末,一直是小孩子上学必背的内容,若不读这十部书,唐宋以后的文学及哲学著作便难以理解,诸如韩愈、朱熹、王阳明的书都无法读懂。至于史学,《史记》、《资治通鉴》、《续资治通鉴》(毕沅撰,其中钱大昕、邵晋涵、章学诚等参预编纂,梁启超对此评价极高,认为有“有毕《鉴》则各家续《鉴》皆可废也”)、《文献通考》(元代,马端临撰,中国古代典章制度的集大成者)。读文学书,第一部诗文总集《文选》是必读书目,而《文选》的意义不止是洎周代至六朝时期的诗文总集,同时,也对古今文体作了全面的阐述、辨析和整理,把我国自秦汉以来文史哲不分的现象作了梳理与区分,在我国文学史上有开创性的重大意义。

当然,读完了这些书,是否就意味着不必读其他的书呢?这是不言而喻的。上述的书目,是围绕传统文化的“经”来展开的,古人尤为注重经学,因为这是文化的根本。就好比树的根,经学贯穿了整个文化的脉络,而根系的发达与否直接决定了树木的繁茂,根深蒂固,枝繁叶茂是必然,这是毋庸置疑的。俗话说:“浇花要浇根,交人要交心”就是这个道理。教育孩子,不从根本文化学起,往后无论如何发展,也不会达到理想的高度,至少在传统文化领域是如此。

此外,扎实的古文功底是读懂这些书目的重要前提条件,我们可以回忆一下清末民初时期的文化大家,章太炎、王国维、蔡元培、胡适、钱穆、钱玄同、汤用彤、傅斯年、钱基博、钱锺书、季羡林、郑振铎等等,他们都是学贯中西的大家,为何当时有如此众人,今日却寥寥无几?哪怕是化学家黄子卿、数学家华罗庚、水利学家黄万里,他们的古文功底无不扎实,化学家黄子卿教授可随口背诵《左传》与《史记》。由此可见,传统文化优秀的一面固然值得认可。同时,扎实的语言基础是学习外文的重要条件,他们不仅中文底子好,外文水平同样好,这是学习中西文化的重要桥梁。

首先说此话的人是夏曾佑先生,光绪十六年进士,著名历史学家,对今文经学、佛学均有较深的研究,还能作诗,可谓博览群书,学问渊博。可惜他只懂中国话,不懂外语,即使他把中国的书读完了,也不能说把书读完了,因为这不是学问的全部,至少外语也要读。但金克木先生的过人之处即在于中西语言的精通,金先生不仅精通汉语,在英语、法语、德语、拉丁语上颇有造诣,同时,还精通印地语、梵语、巴利语以及世界语,在阅读上可以融汇贯通,古今皆读,所以他说“书读完了”要比夏曾佑先生更高一层。而陈寅恪先生的外语水平,更不在话下,他可以阅读梵文、巴利文、波斯文、突厥文、西夏文、英文、法文、德文,而梵文和巴利文特精,故读中外的书籍,至少打通了语言上的障碍,这是个重要的前提条件。同时,他们三人都有深厚的传统文化根底,在阅读中国古代典籍上游刃有余。

如此看来,金克木读完了上述这些必读的基础书,才有了后面三十几万字的长篇大论,且无不渗透文化的骨髓,亦可谓探幽入微。从传统文化的“根”、“统”,再谈到“体”与“用”,而后又谈到佛学中的六经,从《妙法莲华经》讲到《华严经》,又突然谈起“白马非马”的哲学,从商周时期一跃到六朝,再到唐朝,而后兴致勃发,从古印度长驱直入来到西汉时期的中国,紧接着从唐代的韩愈回到汉代的刘歆,从李世民到玄奘,从朱熹转而直上孟子,从《文选》到《文心雕龙》,再浅谈《禹贡》、《洪范》、《吕刑》,又谈《牧誓》与《尧典》。回到汉景帝面前,他又谈起《春秋公羊传》与《春秋谷梁传》。谈了这么多,先生仍然不觉得累,他没来得及歇息,又从《汉书.艺文志》谈到《春秋古经》。我实在难以跟上先生的脚步,不知讲到何时了。他接着又谈起何晏的《集解》、郑玄的《鲁论》。先生见我实在难以继续听下去,于是又给我讲胡适先生的《先秦名学史》,急转直上,又回到《公孙龙子》的《迹府》。先生眼看我听得入神,又给我谈起《史记.货殖列传》中的范蠡、子贡与白圭的故事。看我洗耳恭听,忽然又到《列子》与《原道》,再到《秋水轩尺牍》,突然听到了《广陵散》,我沉浸其中。我知道先生对佛学极有兴趣,先生也知道佛学是我的短板,看我此刻精神满面,突然将话题回到《鹿苑读臧记》,居然还给我吟了一首他当年作的旧诗——西行求法溯千年,绝域孤征向五天。万顷惊砂欺衲破,千寻浊浪试心虔。争名胜业空今古,应有嘉名耀简编。寂寞何堪尘土里,徒余脉望识神仙。我听不懂先生写得内容,但韵律上感觉写得还不错。先生看我似乎有了兴趣,于是开讲《阅藏知津》和《大明三藏圣教目录》以及《中国佛藏》,我实在难以继续听完,先生让我坚持,他又将话题引到《易经》中来,谈到《说卦》与《序卦》,我心血来潮,未料又讲《圣谕广训》与《宣讲拾遗》,接着再到《阿含》、《大集经》,《宝积经》,乃至《华严经》与《般若经》。先生越讲越精神,于是《百喻经》、《摩诃僧袛律》、《四分律》、《五分律》以及《十诵律》、《异部宗轮论》全部诵读了一遍。眼看我就快睡着了,先生勃然大怒道:“你要对你的学业负责,我不是讲给自己听的,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如果不愿听,我可以随时离开”。我诚惶诚恐,任凭先生吼骂。先生很快讲话题回到《笛卡尔哲学原理,以几何学方式证明》上来,他知道数学是我最差的一门功课,若不通此学,往后必吃大亏,这也是大学毕业以来第一次听数学课。可是很快,先生将话题转移到《论神学——政治学》上来,有接着讲了“二元论”和斯宾诺莎的“泛神论”,我听着如行走于云雾间。先生仍然精神抖擞,又讲《伦理学》、《人类悟性论》,我兴趣盎然。先生一转眼间,讲话题突然引到《入楞伽经》以及《文史通义》、《春秋》中来,我精神恍惚,先生接着直奔主题,讲到《存在与虚无》,他看了我一眼,知道我可以听懂,于是又来到物理学家马赫的哲学著作《感觉之分析》,我听入了迷,先生继续讲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回到《心经》,又来到《存在主义和人道主义》。忽然先生问我是否知晓罗素先生与鸠摩罗什老前辈,我说当然知道,先生便转换了话题。又将问题回到了印度,给我讲了阿育王、甘地和尼赫鲁。后来,先生给我讲了九方皋的故事,他告诉我:“这是他多次在梦中与九方皋谈话的真实记忆”,我不明白先生说的意思何在。当他讲到赵高指鹿为马的哲学时,我仿佛醍醐灌顶。后来讲到孔乙己的故事,我已沉睡,一觉醒来,已日上三竿,睁开双眼,眼前只有一堆未曾读的书,不知先生去往何处。我仔细翻看书桌上的书,原来全是先生昨晚给我讲过的书目。我后悔不已,为何不珍惜梦中的时光,不知何时可与先生再次相逢。忽然间,我又恍然大悟,若不把先生所说的必读基础书读完,书是永远也读不完的......

草墨

不尽

斯馨无恙                                      

                                                      王坤

                                             2019622 

 

(责编   周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首个纯“根味”文旅庄园开放酬宾
首个纯“根味”文旅庄
《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概览》出版发行
《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
店庆逢佳节名茶大酬宾  亏本五十万回馈随州人
店庆逢佳节名茶大酬宾
中国首家西游记文化主题餐厅随州问世
中国首家西游记文化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随州编钟报社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技术支持:清华网络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主办单位:随州编钟之声报社 随州都市网
虚假新闻信息举报电话:0722-7117922 新闻热线:0722-7117922 广告、服务热线QQ:1254373707
本站由随州编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本站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络入网许可证号:鄂ICP备11020392号-1 技术支持:随州清华网络

鄂公网安备 42130202001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