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随州 > 随州文学

我的童年

时间:2020-06-01 21:07:24  来源:编钟之声报 随州都市网  作者:连久诊

       我于七十年代初,出生在一个三面环山的小山村,村里都住着我们家族的人。家是一个小四合院,前后两排房屋,院子一面是墙,一面是一间厨房小屋。院子里栽种着两颗杏树,每到收获的季节,是我们家最开心的时候。除了能解我们一家子九口人的口馋,剩下的还可以拿到集市上换点油和盐。

七十年代初的农村,每家每户靠家里劳力出工挣工分,然后按工分结算,再给每户分配粮食,我们家爷爷奶奶年岁已高,姐妹五个都还小,爸爸在镇上粮管所上班,家里的劳力就靠妈妈一个人。在我的记忆里,妈妈白天忙着干生产队里的活,夜里还要给我们一大家子人手工做鞋、衣服。妈妈在我们队里公认的能手,哪家结新媳妇,妈妈就帮着牵新娘(就是现在的伴娘),哪家老人去世,妈妈忙着赶做寿衣。我们家每年最开心的事就是快过年的时候。除了完成任务猪上缴(向国家必须上交一头上百斤的猪),家里还可以屠杀一头上百斤的猪过年,那时候的肉味真叫一个香,是儿时最难忘的味道了。

那个年代没有幼儿园,到了七岁的时候,姐姐们教我写自己的名字,背上他们用旧的书包,交上两块五毛钱就上学了,每天翻山越岭,走上四五里路才能来到村里的学校。那个时候我最羡慕学校附近的同学,他们每天不用花那么多的时间回家吃饭,每天早上还可以多睡会再起床。每天早早地来到学校跟别的同学跳绳、跳方块、踢毽子、一块玩耍。

最盼望的就是过年,有一年四季才能吃到一次好吃的,有一年一次才能穿的新衣服、新鞋子。大年初一的早上,挨家挨户地给族里的长辈们拜年,衣服里能装满花生、蚕豆,心里那个高兴劲就没法形容,在那个年代没有糖、更没有红包,不饿肚子已经就算很不错了。我记得队里有一户人家,男主人是一个瞎子,女主人是一个哑巴,他们家里很多时间靠吃野菜来维持生活,别人家里都也吃的不是很饱,也没有余粮去救济他们。

我家家教很严,小时候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每次期末考试如果分数考少了,担心爸爸不给下学期的学费,受批评,总是战战兢兢的递上成绩单,甚至为了免受批评,擅自涂改考试的成绩,想想那个时候是多么的幼稚和多么的不懂事。

回忆童年,有酸、有苦、有甜,更多的是快乐!

(编辑    周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随州鸡血玉艺术品鉴赏
随州鸡血玉艺术品鉴赏
首个纯“根味”文旅庄园开放酬宾
首个纯“根味”文旅庄
《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概览》出版发行
《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
店庆逢佳节名茶大酬宾  亏本五十万回馈随州人
店庆逢佳节名茶大酬宾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随州编钟报社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技术支持:清华网络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主办单位:随州编钟之声报社 随州都市网
虚假新闻信息举报电话:0722-7117922 新闻热线:0722-7117922 广告、服务热线QQ:1254373707
本站由随州编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本站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络入网许可证号:鄂ICP备11020392号-1 技术支持:随州清华网络

鄂公网安备 42130202001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