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随州 > 随州文学

城固第一名女共产党员

时间:2021-05-28 09:21:14  来源:编钟之声报 随州都市网  作者: 方鹏霏

    
      陕西城固县东原公村傅亦民,思想活跃、立志革新、敢想敢干、胆略过人、冲破封建主义樊篱禁锢,追求真理,接受马克思主义新思想,于1930年10月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城固县历史上最早、最先、第一名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女性!在当时黑暗的旧中国,国民党军、警、宪、特疯狂至极,党员随时都有杀头的危险,傅亦民却不怕,却义无反顾、计不旋踵的加入中国共产党,这种革命精神,这种气盖山河的大无畏气概,具有非同凡响的特殊意义。
       傅亦民出生于1912年,1928年秋考入陕西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其性格坚毅,思想活跃,敢于反帝反封建,敢于接受新事物,对封建习俗、封建礼教极为不满,尤其反对妇女缠脚,斥之为“是对妇女的摧残和压迫”;做事干脆利落,行为果断坚决,思想超前,善恶分明。1929年,中共陕西省委派省委委员、省委秘书长梁益堂以特派员身份赴汉中,开辟陕南党的工作,建立陕南特委。梁益堂公开身份是汉中省立女子第二师范学校训育主任,私下联络进步人士,建立党的秘密组织。1930年11月,中共陕南特委首次代表大会在龙岗寺召开,梁益堂当选为中共陕南特委书记。会议决定:加强陕南党的建设、加快党组织发展步伐、出版发行《冲锋》《孤灯》《沔波》《春蕾》等革命刊物、宣传共产主义新思想、鼓励青年学生向党组织靠拢、创建游击队、实行红色割据、建立城、褒、勉边区根据地,以革命行动唤醒民众进行武装斗争。
       当时陕南特委的党组织活动,首先从学校开始,在青年学生中传播马列主义思想,组织青年学生开展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封建反压迫学生运动。  一次,梁益堂在讲课时谈到民族存亡问题,激扬文字,挥斥方遒,不由自主地振臂大声疾呼:“只要大家觉悟觉醒,世间的黑暗终有灭绝的一天,努力啊,奋进啊!我亲爱的学生们”。热情洋溢又深入浅出的宣传,在傅亦民的心田播下了革命种子。傅亦民借阅了梁益堂许多进步书籍和刊物,如《共产党宣言》、高尔基《海燕》等,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政治主张,世界观、人生观发生了根本转变,坚定了革命信念,冲破封建樊篱,冲破世俗偏见,于1930年10月,经梁益堂介绍,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城固县历史上第一位女共产党员。11月,傅亦民又介绍宋玉兰、杨素芬同学入党,成立起中共汉中女师支部,傅亦民担任支部书记,直属中共陕南特委领导。
       从此, 汉中女师党支部革命活动尤为活跃,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革命活动,在女师各学科秘密成立了马列主义学习小组,播下了革命火种。各班的社会科学研究会、自然科学研究会、新兴文学研究会、讲演会、辩论会等不断开展活动。女师党支部还主持翻印了《共产主义ABC》《唯物史观》《社会进化简史》《社会科学概论》《帝国主义侵华史》等进步书册,组织进步青年学生进行学习,进一步提高青年学生的思想和政治觉悟。
      为了推动学运发展,唤起陕南各界人士的进一步觉醒,中共陕南特委决定由女师党支部领导,以学生自治会名义,出版《前驱》周刊,对外公开发行;《前驱》出刊后,文辞犀利,极具战斗性,深受师生欢迎。接着汉中女师的《冲锋》、职校的《曙光》、职中的《孤灯》、五中的《第一线》、城固中学的《乐园》也相继出版。这些进步刊物,犹如漫漫长夜的点点繁星,照亮了夜空,起到了宣传、鼓动、启示作用。
       女师党支部的导向作用、党团员的积极活动、各县进步刊物的普遍发行,使汉中地域内广大青年学生受到了极大鼓舞,也有效提高了学生运动的水平,尤其是城固县中学,湧现出了一大批进步学生,为陕南的解放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傅亦民东奔西跑做党的地下工作。 当时,南郑(今汉台)中学问题严重,她在南郑(今汉台)中学首先秘密成立起学生会,然后由学生会牵头,组织起全校700多名学生走上街头游行,学生们贴标语、撒传单、呼口号,揭发教育局克扣学生津贴、侵吞教育经费、任人唯亲、推行复古奴化教育等10条罪状。游行队伍来到县教育局时,提出的要求却得不到答复。学生们愤怒之下捣毁了教育局,并将督学白干丞和段开远带上尖尖帽游行示威。这一壮举震动了汉中市民,也遭到了国民党政府的镇压,强行将学生代表田中瑞、古长茂等扣押,从而更加激起了学生们的愤怒。在女师党支部书记傅亦民的指导下,学生会带领游行队伍再次聚集到文庙广场,整队前往政府质问县长刘必达,提出释放学生代表,改善学生津贴发放办法等要求,刘必达担心事态进一步扩大,接受了要求,释放了学生代表。此次斗争取得了胜利。
       学生运动的初步兴起,汉中迫切需要成立统一的学运领导机构。在中共陕南特委的领导下,南郑、城固、洋县、西乡等县学校相继成立了学生联合会,在此基础上,又成立了以傅亦民为领导的汉中学生联合会,由学联有组织有计划地把汉中的反帝反封建爱国学生运动推向高潮。
      傅亦民一介书生,一名青年女学生,何有如此的胸襟?何有如此的抱负?何有如此的高曕远嘱?何有“先天下优而优、后天下乐而乐”的革命精种呢?这与她有一位气宇轩昂、胸怀天下、学识渊博的父亲分不开。
    
       陕南有一句方言土语:“有其父必有其女”。傅亦民的父亲傅鹤峰,名瀛,字鹤峰,1895年10月出生于城固县原公镇一个没落的封建家庭,父亲傅次舟为私塾先生。傅鹤峰在兄弟六人中排行老四。其7岁入本村刘家祠堂读私塾,后又就读于西安三秦公学,1916年秋,考入国立北京师范大学理化部就读。经常聆听李大钊的讲演,阅读《新青年》等进步杂志。五四运动前夕,他组织在京的陕南学生,联名给故里汉中当局和各中、小学校发函致信,号召汉中广大青年积极响应五四青年运动,在汉中地区引起了极大反响。他的激进言行,引起了北京当局的仇视,将其逮捕。后在全国各大城市工、学、商界的罢工、罢课、罢市声援声讨下,北京当局被迫将被捕学生全部释放。
       1919年,傅鹤峰在北京师范大学上学期间,成立了 汉中旅京学生励进会,创办了《励进》杂志,主要内容以团结救国,反帝反封建,促进新文化,改进汉中地方弊政为宗旨,1920年后,因汉中旅京学生相继毕业离京而停刊。  1920年夏,25岁的傅鹤峰北京师范大学毕业后东渡日本考察教育。回国后身体力行,献身于振兴中华民族的教育事业。提倡新文化,创办学校,教书育人。1921年至1925年,傅鹤峰先后在安徽省立贵池师范、陕西省立第三中学、汉中道立单级师范学校任教。同时在汉中筹办起省立第五师范学校。1925年,上海发生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消息传到汉中,傅鹤峰以国民党南郑县党部主任委员的身份,立即召开第五师范学校和附小全体师生大会,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屠杀工人顾正红和爱国学生的滔天罪行,组织全体师生上街游行声援,成立第五师范学校外交后援会,在汉中最先举起了反帝爱国主义运动大旗。后北京大学教授李大钊被军阀张作霖杀害,噩耗传来,傅鹤峰痛心疾首,无视当局黑暗恐怖,毅然在第五师范学校主持全校师生给李大钊开追悼大会。在会上他追述了李大钊的革命精神、革命气摡和不朽功绩,号召师生继承先烈意志,完成先烈未竟事业。因其慷慨激昂的革命行为,引起了驻汉军阀吴新田的不满,吴派人对其进行了秘密监视;傅鹤峰愤然离职而奔走西安。
      1929年1月,傅鹤峰以省督学身份被委派回汉中,担任设在汉中的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校长职务。为了提高教学质量,培养社会新人,他邀请教育名流来校任教。1929年8月,他接纳了地下党田伯荫介绍的省委秘书长梁益堂任女师训育主任,他对梁的革命活动给予大力支持,建立起了情同手足的关系,他俩双驾并驰,除教育女生认真学习文化知识外,还经常向女生灌输新思想、新风尚、新道德,注重塑造女生革命理想、革命精神,提倡妇女解放运动,要求女生自立、自强、奋发有为,反对封建礼教,反对缠足裹脚,反对早婚早育,破除旧风陋俗,深受汉中各界拥戴。 

        人常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师”。傅鹤峰的长女傅亦民,就是从小耳濡目染、受其父亲进步思想的影响,反对封建礼教,反对国民党统治,向往社会变革,因此年仅19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且遂成为党的基层负责人支部书记,号召女师学生走上街头,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宣传无产阶级革命道理,散发革命传单,张贴革命标语,进行反帝反封建反军阀活动,唤醒了沉睡的汉中,使汉中成为秦巴上空的灿烂晨星,耀眼四射。
       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傅亦民以实际行动与旧传统旧观念决裂,第一个剪掉了头上的长辫子,和男子一样参加反帝反封建反苛捐杂税活动。在她的带领下,女师学生纷纷剪掉头上长辫子,扔掉脚上的裹脚布,反对包办买卖婚姻,反对女学生作官太太,提倡婚姻自由自主,反对暴政军阀;汉中街头经常涌现出一排排、一队队朝气蓬勃、清爽亮丽的短发姑娘,高喊反帝反封建口号,站在十字路钟楼上散发传单,义无返顾地前进,前进,向前进。
   
       傅鹤峰1931年受检察院长于右仁邀请,到南京国民政府监察院任秘书处总务主任。和于右仁相处和谐,成为于右仁的左膀右肩。于右仁经常跟他讨论孙中山的天下大同思想和三民主义革命内核……傅鹤峰敢想敢干敢革命,人文情怀浓烈。联络陕南在京志士仁人 刘次枫、高翰湘、郑百愚、龙博珊、刘子勤、王丕绪、熊文涛等168人, 成立了陕南同乡会。当时陕南连遭大旱,民不聊生,食树皮草根,饿殍遍野,再加横征暴敛,生灵涂炭。为拯救故土灾民于水火之中,1931年12月24日,他主持的陕南旅京同乡会,上书陕西省政府主席杨虎城,请求免除苛捐杂税、切实剿匪、救灾赈灾、撤销政治专员,受到省主席杨虎城的关注。
       抗战爆发,国民政府从南京迁都武汉,傅鹤峰随监察院到汉口后感到国难当头,迫在眉睫的是:应该立即投身抗敌斗争前线。于是,1938年秋,傅鹤峰离开监察院返回陕西。被省抗敌委员会任命为动员民众抗敌督导员,即日赴汉中视察各县民众抗日救国情况。
      1939年春,傅鹤峰的得意弟子董钊,因率二十八师参加台儿庄战役立功,被提升为十六军军长,军队驻扎西安整补。傅鹤峰投笔从戎,与地下党员石仲伟一道,同时到董钊的第十六军担任秘书。董钊对傅鹤峰非常器重,称他为先生,经常与他商讨军中大事。一位从延安鲁艺学习后回汉中从事地下工作的苏勉初,被特务逮捕,押解西安受审。傅鹤峰利用在军部供职的有利条件,多方奔走,终将其营救出狱;后又推荐苏勉初担任了汉师附小校长,有了固定职业掩护身份。
       1948年,傅鹤峰任陕西师专陕南分校教导主任。对身份为教师的地下党员包容、掩护、照顾。解放后任中苏友好协会会长的田克恭在回忆录中写道:“1947年,我和李一青到陕西师专任教,傅鹤峰主动把自己住的三间草房让给我俩居住,而他却搬出学校住在女儿家。在当时师专教职员工住房紧张的情况下,能如此对我们亲切关怀,实在使我俩感激不尽”。1949年5月,西安解放前夕,时任陕西省政府主席的董钊与胡宗南军一起逃亡到汉中,在秦岭和巴山分别以10多万兵力构筑了“秦岭防线”和“巴山防线”,妄图阻止人民解放军的进军步伐。5月20日西安解放,随即宝鸡解放,汉中解放指日可待。为了解放汉中时减少牺牲,为了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第一野战军副司令员赵寿山亲自选派政治上可靠、能力上超众、熟悉汉中情况的人士深入汉中开展特殊工作。傅鹤峰自告奋勇、挺身而出,要求回汉中为党开展地下工作,并提出作为入党进见礼,成功后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共陕西省委了解傅鹤峰政治觉悟高、爱国爱党爱民,他与董钊又是师生关系,便与利用董钊和胡宗南的矛盾策反董钊起义,既同意傅鹤峰深入汉中,又同意傅鹤峰策反董钊起义方案。临行前西北局书记习仲勋又接见了傅鹤峰,并就行动方案充实完善了细节问题。
      1949年9月中旬的一天,傅鹤峰在西安告别了妻子和13岁幼子,冒着生命危险,徒步向白色恐怖的汉中进发。9月21日到达宝鸡,夜住长安公寓,给他长女傅亦民写信说:“……宝鸡河水大涨,到汉中去的大路不能通行,打算改走山路,如果顺利的话,两天可到草凉驿,然后探路前行,如一天能到凤县,去汉中则不难矣”。可见他赴汉完成使命的心情急迫、意志坚強。傅鹤峰跋山涉水,翻越秦岭,穿过敌军防线,终于在10月2日抵达汉中。
      1949年的汉中,是胡宗南“扶眉战役”失败后、国民党大西北党、政、军、警、宪、特云集之地;胡宗南更是惊弓之鸟,加强了内外控制和监视力度,汉中处于白色恐怖的黎明前黑暗之中。傅鹤峰这位知名的爱国民主人士抵达汉中,自然引起了特务们的极端注意。傅鹤峰与董钊见面后,密谈至深夜,他向董钊分析了形势,希望董钊识时务者为俊杰,转达了党的政策和西北局及陕西省委党、政、军领导同志的意见。董钊深明大义,决定弃暗投明。为安全着想,董钊留傅鹤峰于家中。然而,第二天胡宗南即以董钊去向国民政府述职为由,将董钊调离汉中,用飞机直接送往广州,致使傅鹤峰策反董钊起义搁浅,未能成功。傅鹤峰即移住教育界老朋友、时任汉中女师校长的熊文涛家中。
       在汉中的很多朋友和亲戚,纷纷前往熊文涛住宅拜访傅鹤峰。他把西安解放后的诸多见闻,解放军严明纪律,共产党英明伟大……逐一告诉大家,并解释不要听信反动派的谣言。他在汉中短短的三天时间里,向亲朋好友大力宣传共产主义理论和共产党的政策,揭穿了反动派的谣言,使许多名流贤达消除了疑虑,态度为之一变,安定了人心,对解放汉中起了积极作用。当胡宗南多次召开汉中各学校校长会议、强迫师生入川时,女师校长熊文涛等人,久拖不动,曲与周旋,使受骗入川师生大为减少。
       但是,到熊宅人员中混进了军统城固莫爷庙训练班特务。10月5日夜,特务在熊宅隔壁弹花铺放火,制造了纵火案,致使一片混乱。警、宪、特按照预定方案查户口,以身份不明为由带走了傅鹤峰。第二天中秋月圆之夜,军、警、宪、特又相继逮捕了西北局、陕西省委派往汉中搞武装斗争和地下活动的共产党员罗煜、张国宪、陈雨皋、李建伟、石伯瑞、陈廷杰等10余人。
       敌人多次严刑拷打傅鹤峰,虽受尽非人折磨,但他严守机密,坚不吐实。11月20日,解放军各路大军压境汉中,敌人将傅鹤峰等70多人蒙上双眼,带上镣铐,串上绳索,押往四川绵阳,关在绵阳城隍庙大殿里。12月2日,敌人在绵阳杀害了罗煜、张国宪、陈廷杰等10余人;当天夜里将傅鹤峰、毛泽润等五人押往成都。于12月22日夜深人静之时,秘密将傅鹤峰、毛泽润等五人活埋于成都西门外金牛坝。
        西北局和陕西省委对傅鹤峰、毛泽润被捕十分重视,急电刚进入汉中的陕南特委设法营救傅鹤峰、毛泽润及地下党员罗煜等人。中共陕南特委迅即采取行动,但胡宗南匪邦却先下毒手,残害了傅鹤峰、毛泽润等革命志士。西北军政委员会于1950年3月27日,给时任陕西省政府副主席、中共陕南特委书记张邦英的信函中写道:“傅鹤峰先生当时因了解我党政策,决心立功自效,经我们同意并派赴汉中策反董钊,因事不慎,被胡匪逮捕,解往成都杀害。按傅为立功而牺牲,应予适当照顾。除电成都军管会帮助买棺木运回城固外,本部发给去成都之家人路费30万元”。傅家接到上级通知后,次子傅赓和侄子傅德楚前去成都运尸,在成都军管会的具体帮助下,在遇害现场认领了傅鹤峰遗体,经重新装殓后派人护灵运回原籍。当灵柩到达汉中和城固时,中共陕南特委和城固县委主要领导分别主持为傅鹤峰举行了隆重的迎灵仪式,并召开了追悼大会。
      傅鹤峰殉难,是国民党反动派对爱国知识分子的残酷镇压,是解放前夕胡宗南匪邦的垂死挣扎表现,阻止不了中国人民的解放大业。傅鹤峰将永垂不朽。历史也不会放过任何罪恶的刽子手。1955年6月,杀害傅鹤峰的仪孟信等人,在西安被人民政府执行抢决。1958年7月15日,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1978后称民政部)给傅鹤峰颁发了毛主席签字的“烈士纪念证书”。
       傅鹤峰同志将永远活在桑梓人民心中。
       傅亦民处处事事以父亲傅鹤峰为榜样,英勇顽强,不怕牺牲,始终走在反帝反封建反军阀的前列。1930年,傅亦民带头剪掉了长辨子,全校女生积极响应;当傅亦民领导的女师短发学生游行队伍出现在汉中街头时,犹如惊雷,震惊了汉中各界,引起了守旧势力的反对,什么大闺女如此“犯上作乱”、没有“规矩”等言论甚嚣尘上,一些封建遗老遗少,上书地方当局,强烈要求对这些“有伤风化”的女学生进行训诫。迫于当局压力,校方象征性的在公示栏贴出告示:“今日我校学生多剪发齐眉,有伤风化,有悖妇德,应与禁止。责令擅自剪发者复蓄,未剪发者不得效仿。如有固违,定以校纪处罚,令家长接回不得再入本校”。但是,傅亦民、宋玉兰、杨素芬3名女共产党员,死不遵命。她们质问:男人的长辫子都剪了,凭什么女生不能剪短发?社会各界名流贤达和有识之士也对旧礼教进行了无情抨击,认为剪发是社会进步,大势所趋……在一片正义声中,此事不了了之。
     1931年10月,共青团陕西省委书记薛永寿在西安被捕叛变,供出了中共陕南特委书记梁益堂。梁遭到国民党汉中地方当局逮捕。面对白色恐佈,中共陕西省委作出战略撤退决定,安排傅亦民以求学为名,转移到上海继续从事地下对敌斗争。傅亦民到上海后,很快与中共上海市委取得联系,与上海市的地下工作者携手克难,奋力攻坚,競競业业为党从事地下工作,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躹躬尽瘁,从未暴露身份,直到解放。
      基辛格说:“中国人总是被他们最勇敢的人保护的很好” 。    
      城固县第一名女共产党员垂青千秋!

                                                                                    2021年5月24日


        (作者简介: 方鹏霏,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儿童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已在国内外有关报刋杂志发表散文、报告文学、短篇小说等2000多篇,荣获中、省、市有关报刋杂志各类征文一、二、三等奖和优秀奖20多次;出版发行有54万字散文集《秦巴揽翠》)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随州远古棋“复活”    益智休闲备受青睐
随州远古棋“复活”
随州岩画文化探考: 随州“仙人棋”岩画   棋文化源自随州的物证
随州岩画文化探考: 随
随州鸡血玉艺术品鉴赏
随州鸡血玉艺术品鉴赏
首个纯“根味”文旅庄园开放酬宾
首个纯“根味”文旅庄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随州编钟报社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技术支持:清华网络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主办单位:随州编钟之声报社 随州都市网
新闻热线:0722-7117922 广告、服务热线QQ:1254373707
举报电话:0722-7117922 举报邮箱:1254373707@qq.com
本站由随州编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本站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备案号:鄂ICP备09003029号-8 技术支持:随州清华网络

鄂公网安备 42130202001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