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随州 > 随州文学

直是周王玉果圆

时间:2021-09-10 19:13:55  来源:编钟之声报 随州都市网  作者:方鹏霏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桔红橙黄时; 层林尽染湑水河,万岭红遍城固地。
        这是现代诗人《咏城固桔》 ,描绘前瞰巴山、后居秦岭的陕西省城固县桔柑园林风光无限。
        在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上,有一条神秘的纬度线,这就是北纬33°度线,我的家乡城固县就位于这条黄金地带分割线上。桔柑本在这一纬度线上不能生长,但在这条北靠秦岭南麓、南处巴山北坡、中为汉江川道的北纬黄金线上,桔柑园林却长的郁郁葱葱、枝繁叶茂、墨绿泻翠、生机盎然、 茂茂密密、 蓊蓊笼笼、蔚然成林、硕果累累!沿着这条黄金纬度线,寒暑交往,物产丰饶,水木清华,就连“世界红宝石”朱鹮也在这条线上展翅翱翔,金丝猴、羚羊、熊猫等珍禽异兽,亦在这条黄金线上繁衍生息、戏闹追逐、悠然自得……这条纬度线神秘莫测、匪夷所思、怪幻百出、想不通、道不明、理还乱、言有情,甚至科学家用科学定律也无法解释。
 
       无法注释就不用注释吧,反正世界上千奇百怪的东西多了,见怪不怪,波澜不惊,风平浪静,只看高光。城固地处中国南北气候过渡地段,南有巴山减缓了由西南和东南北上的暖湿气流,北有秦岭阻档了由西北南下的寒冷气流,形成了“保温护湿”的特殊小气候,冬无严寒,夏无酷暑,雨量充沛,四季湿润,年均气温14.7度,年均降水量843.9毫米,年均无霜期达310天。独特的小气候使本不能生长桔柑的地带却能生长出单位亩产量世界第一的桔柑!中国桔柑研究专家刘小东曾感到很怪异,在数次考察了城固桔柑后介绍:“国外桔柑最高亩产量4900公斤,国内南方桔柑最高亩产量3700公斤,而城固的桔柑亩产量最高达到8000公斤!城固无疑是世界桔柑优生地”!民国时期西北联大的历史、地理学家对于汉江流域城固的生态环境、森林植被、气候地理等方面作了系统的调查和研究,其成果表明:城固喜暖湿的动物、植物遗存丰富,比如出土的多枚两亿年前师氏剑齿象牙齿化石,剑齿象生活在暖湿的环境中,有剑齿象出没的地方就有早期人类活动的痕迹;比如现今仍生长在城固各地的喜暖湿多种竹子……充分表明城固域地内气候暖湿,是最适宜桔柑树生长的优生地!自然也使森林植被很好的地方,人们称为”西北的小江南”。正如唐皮日休《早春以桔子寄鲁望》诗:“个个和枝叶捧鲜,彩凝犹带洞庭烟;不为韩嫣金丸重, 直是周王玉果圆”。
 
       城固栽植桔柑历史悠久,《史记. 货殖列传》载:“蜀汉(城固)千树桔”。其实,从城固出土的众多商代青铜酒器佐证,早在3000多年前城固就栽植桔柑并以桔柑为原料酿制桔柑甜酒了。因此,城固自古就有“桔柑之乡”美称。特别是城固的朱红桔,外观艳丽、甜酸适口、味蕾细腻,外地人在清空万里、天高云淡、秋高气爽的双节(中秋、国庆)期间,就迫不急待的到城固来了,走进一望无际的桔柑林,禁不住诱惑,脚尖轻轻掂起,手臂拉来一条小枝,摘下油光滑嫩、清丽可人、恰如小红灯笼似的细皮桔,掰开围坐一团的红瓣瓣,细细摘掉绒丝丝,扔一辨到嘴里,轻轻嚼咬,汁水四溢,满口生津,肉饱味甜,质软细腻,酥嫩浓郁,清香四溢,还未等第一瓣嚼完,迫不急待的扔进了第二瓣到嘴里,厚厚拮肉甘甜醇美,齿颊生香,意味悠长,隽永爽口;更为奇异的是:就连桔绒丝丝也不令人生厌了,剝开桔皮,不取桔绒丝丝,三瓣齐进,塞入口中,脸颊鼓起了大包包,嚼咬的汁水横流,桔绒丝丝似乎不是桔子的多余部分了,不再是吃时的累赘了,边吃边一个劲的说:“好吃、好吃,桔绒丝丝还是药哩”一一一不由使人想起了宋代苏轼的《浣溪沙. 咏桔》词:“菊暗荷枯一夜霜,新苞绿叶照林光,竹篱茅舍出青黄;香雾噀人惊半晌,清泉流齿怯初尝,吴姬三日手犹香”。
 
       有一部电视剧《桔子红了》,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中国清朝末年的江南小镇上,由容家大太太和佃农秀禾为代表的传统女性,以自身的经历反抗封建婚姻制度而演绎的有关觉悟与抗争的动人故事;该剧于2002年2月播出后荣获北京电视台“观众最喜爱的电视剧奖”,同年12月男主角寇世勋荣获新加坡第七届亚洲电视节最佳男主角奖 。出身书香门第的王季迁,集画家、收藏家、鉴赏家、学者于一身,收藏富可敌国,与庞元济、张伯驹、吴湖帆、张葱玉、张大千并称“民国六大收藏家”,后定居美国,在苏州的几个大家族中为之一,电视剧《桔子红了》就是在王季迁家的老宅子拍摄。西汉武帝时城固人张骞出使西域时曾带上甜中微酸的城固桔,赠与西域诸国,西域人也赠与张骞石榴、葡萄、核桃等,城固桔在历史上充当了“友好使臣”的作用。东汉时“北斗喉舌”的三朝太尉李固遭梁骥毒手,满门斩杀,其13岁小儿子李燮投奔河南的李固忠实弟子王成,送给王成女儿城固桔,其女儿品出了别样味道,后成为李燮之妻,相敬如宾,白头皆老,城固桔又充当了爱情信物。

       我在14岁的时候,学校停课“闹革命”,没处读书,就回家劳动,14岁的孩子每天从早干到晚只给记6分工,值钱0.11元。我就用永久自行车贩运桔子。那时自行车带两背笼桔子卖是“资本主义”!属“投机倒把”!只好每天早上5点左右天不见亮就出发,到升仙村装两筐桔子40至50公斤左右,带到十八里铺(铺镇)过一公里地的上坡处,汉中摆地摊卖水果的商贩拿着杆称己提前在那里等候了。两背笼桔子过给(卖)他们可赚12元左右。虽然辛苦,汗流夹背,但收入不错,要知那时国家干部月工资也仅36元,我一天的收入等于是国家干部一个月工资的三分之一!一个人带桔子,早出晚归,很危险,跌倒了,扶不起自行车,要把背笼里的桔子掬出一半,扶起自行车,撑稳了,又将地上桔子掬进背笼……有一次我带着两背笼桔子,在县城南门外下坡处摔倒了,两背笼桔子倒的一个不剩,左胳膊撞到石子路上,一尺长的皮肉不见了,血渍渍的。一名12岁左右扎着两个大辨子的小女孩,拿手中的竹篮,一个一个的把桔子捡到竹篮,倒进背笼,感动的我呆呆的望着她。最后一竹篮桔子我送给她作为酬谢,她宁是不要,我掬了半竹篮桔子让她吃,她却只拿了一个桔子尝了尝,说:“真甜”。其实,她说话才真甜,像银铃,朴闪朴闪的大眼睛也会说话………桔子卖后,我在铺镇街上买了点心和红糖各两斤,转来到县城南门感谢她;在南门口等了三个多小时也没见上小姑娘;天黑了,不能再等了,我真后悔没有问问小姑娘的名子和家住何处?从此,我坚信:世上还是好人多。至今50多年过去了,我一直找不到她,没有感谢她,欠了她一份人情。所以在生活中我一直做好事,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以弥补我对她的愧欠。后来我约了李家湾水库尾的王岭背后村王志庆和我俩人一同贩拮子。他年龄大,己经22岁了,我们互相有个照应。但他没有自行车,我主动把自行车借给他先带一段时间桔子赚的钱能买辆自行车了还给我。10天后,他用我自行车带桔子挣的钱买了一辆崭新的飞鸽自行车,全部换上八号粗条,我们俩兴高彩烈的天天带桔子到铺镇一公里上坡处过(卖)给汉中摆水果摊的。王志庆正值青年,力气大,懂生意,骑车老练,带两个大背笼装的很满很满,每趟均是90公斤至100公斤之间。城固民风淳朴,人很实在,乐善好义,升仙村的家家户户称过桔后,都要给揽一土斗桔子不计称的送给我们,这样,我每趟买40至50公斤的桔子,实际是60公斤左右。人骑新车心飞扬。王志庆一定要每天运两趟桔子,这样两头(早晚)不见亮,每天很辛苦,晚上回到家骨头都像散了架,裁倒抌头唿噜唿噜睡着了。升仙村人很会保鲜桔子,他们在院场挖一个长方形的深沟,四壁修整的光溜溜,装进桔子,盖上厚厚的稻草,稻草上面再盖上土,桔子一直保管到春节前都很鲜嫩活泛,比刚从树上摘下还要颜色艳丽、温润妩媚、汁胞味甜,惹人喜爱。故,我俩一直可以带桔子到腊月。有天我和王志庆开玩笑:“您想当土豪了”。他说:“每天带一趟对不起新自行车”……往事如烟,历历在目,物是人非。王志庆,多好的一个青年人,有朝气,有思想,有主见,有闯劲,勇于开拓,吃苦耐劳,奋力拼搏,谁料想后来得了肝癌,30多岁就去世了。我远在略阳县工作,听到噩耗后流了很多泪。后来虽调回了城固,距他家近在咫尺,但几十年却没有再到他家去过了,我怕触及我那脆弱的神经……我至今还不知道他的孩子叫什么名子?多大了?愿他那朝气蓬勃的灵魂安息在天上。
        “天下带酸桔,唯独城固有”。城固蜜桔,甜中带一点点微微的酸度。其酸,不是涩酸,涩酸让人难受;也不是傻酸,傻酸让人心怯;更不是清酸,清酸那是酸莱味儿;亦不是浓酸,浓酸太厚,厚了就腻人,让人生厌……城固蜜桔的酸,有一个度,是一个恰到好处的“甜中微微的淡香型蜜酸”!很适合世人的口感味蕾!令人不得不佩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功,它把这种微微的谈香型蜜酸强化在蜜甜中啮颊生香!使蜜甜中淡香型蜜酸桔全世界只准城固生有!有人说:这是大自然的馈赠;有人说:这是大自然的偏爱;南方人不服气的说:这是蒼天的不公!这种啮颊生香的淡淡蜜酸,特别招惹北方“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如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等国家人民大众的喜爱,他们进口中国桔柑时,特别注重寻找甜中微微蜜香型酸的城固蜜桔。近年来,南方“海上丝绸之路”连接的东亚国家、南亚国家、西亚和阿拉伯国家,也尝到了城固蜜桔甜中微微蜜香酸的特殊味道,年年大量进口城固蜜桔。
       南朝史学家沈约 《园桔》诗:“绿叶迎露滋,朱苞待霜润;但令入玉盘,金衣非所吝”。在神仙拨洒的墨绿色桔柑产地城固,还有一个“奇而不怪”的现象,这就是:不论中国南方的桔柑或者世界各国的桔柑,不论其品种怎样蜜甜还是傻甜,只要移植到城固这块地皮上,均无一例外的变成了“甜中微微的淡香型蜜酸”脱胎换骨桔子新品种!温州兴津、山川桔子在南方是出了名的甜型桔,七十年代引进城固,当年就变成了“甜中微酸”的蜜桔!日本的宫川和松尾桔子,全世界公认的纯甜型桔,八十年代引进城固,头年结出的桔子即变成了“甜中微酸”的蜜桔……这就是北纬33度黄金分割线的作用!这就是中国自古流传的戴圣《礼记考工记序》中的成语:“淮桔为枳”的道理;比喻环境变了,事物的性质也变了。但是,应该反其道而行之:“淮枳为桔”!为唇啮生香的世界独有“甜中微微的淡香型蜜酸”桔子。
       城固历朝累代被公认为风水宝地。《华阳国志》曰:“汉沔彪炳,灵光上照;在天鉴为云汉,于地画为梁州;而皇刘应之,洪祚悠长”。明嘉靖《城固县志》曰:“山水包环,地理险阻,梁洋膏壤”。再往北一点,就不适宜桔柑树的栽植和生长了。历史上曾有两位皇帝,先后把城固桔树移植到长安宫廷栽植,然而均未成功。笫一位是汉朝开国皇帝刘邦,汉民族和汉文化的奠基者和开拓者,对汉族的发展以及中国的统一有突出贡献;他被项羽贬到汉中后,就居住在城固黑河(现湑水河)与汉江交汇处的“汉王城”,对城固的桔柑很有感情,执政汉王朝开国皇帝后,令“掌山海池泽”的大农佐,把城固桔柑树100株移植到气势恢宏、磅礴壮观、叹为观止的长安皇家宫园“上林苑”,八水出入、湖泊池沼、自然植被极似城固地貌,精心培育,然而光长枝叶不结果,六年后一个寒冷的冬天全部冻死了。另一位皇帝是唐朝以强明自任、信用文武、废除租庸调制、颇有中兴气象的唐德宗李适,在武力削除潘镇势力中引起叛乱而避宫南幸汉中,驻扎在城固巴山北麓的迴龙寺鸟山观赏朱鹮、白鹭、灰鹤等,平息叛乱后回长安宫中,改汉中为兴元,当年移植城固桔树300株,分别栽植于皇宮内苑的“南内苑”、“东内苑”、“芙蓉苑”和骊山“华清池”内,令掌管园林的官员精心作务、适时施肥,按照城固的灌溉方法浇水,但四年后的冬季还是被冻死的无一株幸存;只好令城固红桔年年进贡、岁岁入朝,这就是唐代开始城固红桔成为“贡桔”的来历。现代桔柑研究专家和园林学者也分别作过试验,把城固桔树移植到秦岭以北形似城固地貌环境的宝鸡和周至县,经过多年的多次实验,结果均以失败而告终。因此,中国桔柑研究专家和园林学者得出结论:“城固是中国桔柑南方以北最边沿的优生地”!正如先秦屈原《桔颂》:“后皇嘉树,桔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深固难徙,更壹志兮。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曾枝剡棘,圆果抟兮。青黄杂糅,文章烂兮。精色内白,类任道兮。纷緼宜修,姱而不丑兮。嗟尔幼志,有以异兮。独立不迁,岂不可喜兮?深固难徙,廓其无求兮。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闭心自慎,终不失过兮。秉德无私,参天地兮。愿岁并谢,与长友兮。淑离不淫,梗其有理兮。年岁虽少,可师长兮。行比伯夷,置以为像兮”。
        城固桔柑,还有一个美丽的神话传说哩。很早以前,何实以采药卖药为生。有一次,何实与村民们去秦岭深山采药,山上有一座深涧,深而长,陡而峭,两边壁仞万丈,危崖突兀,可是人参、灵芝、金尔环(石斛)就长在悬崖峭壁上。何实一马当先,他让同村人拉住绳子,自己垂绳而下,每次挖上来的珍稀药物,都和大家平分。不料,这次来了个谢武,他看到何实留在上面的衣袋中竟然藏有十几两银子,财迷心窍,鼓动其它村民,分了何实的银子,一哄而散。何实在悬崖上荡来荡去,挖了几枚秦岭人参和不少金尔环。他大声呼喊,让村民们拉自己上去,不料无人应答,他急得大吼大叫,却杳无回音。失望之余,何实只好冒着生命危险,排除万难,慢慢往谷底下,谁料想,手中的一棵崖松还是连根拔起,何实摔了下去。山涧谷底是一条河流,碧水清清,绿波荡漾,天上的七仙女正在河中洗澡。何实不偏不斜,实实在在的砸到小仙女身上,引得七位仙女一片惊慌;何实谎忙捂住双眼,七仙女惩罚他不许动。大家穿好衣服,不由分说把他驾到天宫,偷偷放到王母娘娘瑶池蟠桃园里,罚他看守蟠桃园。小仙女自告奋勇天天给他送饭,渐渐喜欢上了何实。一天,带领何实游览了王母娘娘瑶池内的蟠桃园,又游览了石榴园,还游览了桔柑园,当他看见那红红的桔子像小灯笼一样掇满了枝头,在墨绿色的叶子衬托下十分可爱,微风吹来,左摇右晃,像是给人点头微笑,又像是给人招手致意,别有情趣。他向小仙女说:“给一株栽到我们秦岭南坡吧”。小仙女回答:“可以,但您得带我到人间……”何实巴盼不得,喜上眉稍。小仙女拔了一株桔子树苗,驾上祥云,在六位姐姐的掩护下离了天宫,下到人间,与何实恩恩爱爱在秦岭南麓过起了无忧无愁的男耕女织小夫妻生活。但是,好景不长,第三年秋高气爽时节,红红的桔子掇满枝头,王母娘娘知道了小仙女偷偷溜出天宫到了人间,便责令托塔李天王将小仙女带回天宫。无可奈何,小仙女只好一把眼泪一把鼻泣的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升天回瑶池了。这就是城固桔柑生产的中心地带“升仙村”的来历;这也是”城固桔柑为上天所赐”的源由;唐岑参《升仙桥》诗:“长桥题柱去,犹是未达时;及乘驷马车,却从桥上归;名共东流水,滔滔无尽期”。当代神话学研究结果告诉世人:神话是在先民幻想中、经过不自觉的艺术方式加工过的自然和社会形态,是古代自然与社会现实的一种曲折而非直接的折射。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城固的桔柑能成为主导产业,县上和广大科技人员可没少出力。为了开发传统优势绿色生态资源,倾力打造“西北桔柑大县”的金字招牌,该县进行宏观调控,全力优化桔柑产业环境,坚持以农业部认证的绿色优质品牌“张骞蜜桔”、“升仙蜜桔”、“汉江蜜桔”为龙头品种,调整桔柑产业结构,加大密植、高产、优质桔柑园林的开发力度,在龙头、宝山、原公、许庙、老庒等11个乡镇规划建设成30万亩的“s”形优质桔柑园林生态基地,现掛果面积已达23万亩,去年产量己达30多万吨,产值高达9亿元,占农业总收入的19%,占西北桔柑总产值的96%,柑橘产业已成为城固农民增收的支柱产业之一。不断加大桔柑产业科技投入力度,对有潜力的老桔柑树进行高枝换头、更新改造,使4万亩老桔柑园林返老还童;推广滴灌、疏果、辐射施肥等先进技术,引进温州兴津、山川、山下红、宫川、松尾、大浦、华盛顿橙、椪柑、宫本等国内外南方和日本、美国等地优质品种,使产值产量不断上升。指导桔农积极防治病虫害,采取生物灭害、灯光诱捕、农钾肥促壮扶优等新技术,规模化推进生态园林建没。果业局派出桔柑技术专家深入桔柑主产乡镇,分组分片对桔柑种植合作社和种植大户开展桔园春季管理技术培训;建立微信群,随时随地通过视频指导桔农从剪枝、施肥、浇水、疏花、定果、防虫等“一条龙”服务、系统化跟进、做细做实做強桔柑园林田间管理的技术指导工作。
       “政府搭台、桔农唱戏”。该县早从2001年就开始,举办一年一度的桔柑艺术节和农民节,吸引四面八方客商,使桔柑畅销国内外市场。去年10月25日至29日,组织果业局、税务局、桔园产地工作人员到新疆霍尔果斯口岸,举办“城固桔柑招商引资推介会”,现场签订2亿多元的桔柑购销合同,同时引进1.5亿元的标准化桔柑果品交易中心建设投资资金;随后又赶赴厦门绿色食品博览会、上海亚洲果品博览会,举办城固桔柑专场推介会。该县还在兰州、西宁、北京等20多个大中城市建立或设立了桔柑营销点,使桔柑不但销往华中、华北、西北等地,而且还远销到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等“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去年出口量达5万余吨。
        被称为“秋果最红”的城固桔柑甜酸适口、汁多香淳、人见人爱,且无论产量、品相、口感,都明显鹤立鸡群,堪称上品,备受欢迎,成为西北名优特产。一年一度的桔柑成熟采摘销售季节,放眼望去,农家田头、市场内外、院坝广场,简直就是桔柑的海洋,桔柑堆成了小山,人声鼎沸、熙熙攘攘、摩肩擦背,三轮车拉、背篓背送、手提肩扛,机场、车站、货栈、物流公司,印有“城固蜜桔”字样的纸箱无处不在。正如唐代岑参《郡斋平望江山》诗:“庭树纯栽桔,园畦半种茶;梦魂知忆处,无夜不京华”。
       城固优化桔柑销售软硬件环境,倾力创建桔柑销售的“绿色通道”,使桔柑年年销得快、价格高、客商多,去年11月底就销售了总产量的五分之四,是前年同期的7倍。城固还下大力气整治桔柑销售环境,在“硬件”上用功,率先在陕南修建了通往桔柑产地的地方二级水泥硬化公路,在桔柑产地中心建成了规模宏大的桔柑批发市场,各级各部门协同配合、齐抓共管、步调一致,从“软件”上优化桔柑销售环境,对经纪人、销售大户、运输专业户集中进行商业道德培训,树立“人人为城固桔柑着想、城固桔柑惠人人”的新经营理念,同时进行文明经商竞赛活动,评选诚信守法经营先进经纪人和个体户。对外地桔柑运输车辆免收免征一切费用,让外地运桔柑车辆畅通无阻。桔柑中心产地的桔园、宝山、原公、龙头等乡镇则设立“政府接待站”,统一安排公务员带领客商看果、选果和为客商调配运输车辆等,做到公正、公平、不欺客。公检法则抽调精兵强将组成“巡逻执法队”,保护桔农和客商利益,通霄达旦维护桔柑销售秩序,对吃、拿、卡、要、坑、蒙、拐、骗、抢果商的不法行为坚决予以打击。由于城固各级参与、齐抓共管、全民动手维护桔柑销售的“绿色通道”,使年年来城固采购桔柑的客商和车辆特别多,售价随行就市,稳步提高,桔柑远销国内外许多国家和地区。
        唐岑参《寻阳七郎中宅即事》诗:“雨滴芭蕉赤,霜催桔子黄;逢君开口笑,何处有他乡”。任何一个文化现象,在不同人的眼里都有一幅不同的美景。城固的桔柑近年正值掛果盛年。走进桔柑园林,成排的桔树像卫兵一样整整齐齐,左看成行,右看成样,东西向栽植,齐刷刷透风透气透光,枝繁叶茂,无论大枝小枝还是茂密低垂枝,均被沉甸甸的红桔压弯了腰。红的是桔,黄的是柚,粗(皮)的是橙,挤挤挨挨、密密砸砸,在树叶间透射出的缕缕光线映照下,表皮如婴儿肌肤般细嫩滑爽,晶莹剔透,鲜艳夺目,大红、朱红、紫红的宫本蜜桔,花梨黄、蜜蜡黄、樱桃黄的温州甜柚,个头大、果实圆、重腾腾的华盛顿脐橙……微风吹来,轻轻点头,欢实的像眨巴着眼睛瞰笑的婴儿,迎接四面八方客,招呼天南地北人。桔柑园又成了生态旅游的靓丽风景带,一年爽于一年,一年胜于一年。
       宋叶简《占贮桔子》诗:“圆似珠,色如丹;傥能擘破同分吃,争不惭愧洞庭山”。电脑、手机、淘宝网、线上线下闯天下。这是城固农民目前最流行的口头禅,“互联网上觅商机、网媒平台解难题”。为了给城固桔农致富奔小康插上腾飞的翅膀,该县注重培养培训“农民经纪人”,涌现出了一批“农业商人”、“农字号经销店”等,但面对年30万吨的高产量,还是显得“杯水车薪”,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县上未雨绸缪、超前设计、顺应时势,及时成立了“政府网站”,开通了农业信息网,并连接世界各地互联网,为农民桔柑销售理顺了渠道、打开了新窗户。对运输桔柑的车辆实行一路绿灯及时通行,对出口企业实行出口退税等优惠政策。县农业局、果业局、桔柑主产乡镇也纷纷加入营销队伍,广泛联系客商,帮助果农卖桔柑。县果业局、县融媒体中心还组织抖音、快手等短视频的网红达人走进桔柑园林景区、桔柑研究所、桔柑加工合作社,通过现场直播带货、网络互动说讲、图文视频传达等多种方式推介城固桔柑,助力果农销售。县电商办搭建网络销售平台,开拓电子商务市场,利用互联网和大数据,让城固桔柑入驻电商平台,实现线上线下共同销售。县上制作各种网页20多张,向世界各地发布信息、介绍城固桔柑。很快“登陆”的月访问量达15000多人次;去年截止11月,已有内蒙、北京、新疆等地的1600多名客商通过“网页”获取信息后组织车队直达城固购桔8.7万吨,成交额一亿余元。由于该县桔柑信息网的开通,今年以来到城固参观的果商日达100人左右,连东南亚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果商也前来城固考察。国内客商地域范围也急剧扩大,除西北、华北、西南果商前来考察城固桔柑外,华中、华南等桔柑产地的果商也前来“考察观光”看一看。据物价部门测算:今年城固桔柑将多卖一亿元没麻搭。“互联网页”的开通,还出现了“订单农业”、“期货农业”等农民从未见过的新鲜事,甘肃、青海、新疆等地有客商已与城固桔农签订了预约购桔合同,将早、中、晚熟品种包园收购。
       “欲娶深闺先下聘礼”。面对市场经济,城固农民竟潇潇洒洒地玩起期货来,用期货形式把桔柑推销给客商。《陕西日报》记者曰:“农民闯市场、潇洒玩期货”。城固农民“玩”期货有两种玩法:一是涌现出农民期货经纪人,大多为青壮年农民,他们走南闯北,外出摸行情、看价格、瞅销路,综合各地信息与当地物产情况,与大企业、大财团、大商行签订合同后,再按合同要求引导当地农民培育适销对路桔柑品牌,一般要求大小尺寸、无农药、无化肥、上农钾肥、油渣、莱饼等肥料,作务出皮簿肉嫩、鲜亮细腻、酸甜适口的桔子,并预付定金。近两年全县涌现出这样的农民期货经纪人约2000人,年签订期货合同1500余份,推销桔柑和猕猴桃、黑米、绿豆、糯米、荞麦、木耳、香菇、蚕茧、配箱蔬菜等土特产品和优质农副产品亿元以上。去年,北京桔子每公斤5元,他们与北京果商以每公斤4元订下供货合同,在城固以每公斤3元的高出当地价1元的风险和160多户农民签订了收购合同,预付定金1000多万元。二是农民直接与果商签订供货合同,收取预付定金。国内外客商一旦看中了谁家桔柑,当地农民与其签订供货合同,价格往往高出当地价格的三分之一至一倍!城固桔园镇是全省闻名的桔柑生产中心地带,全镇桔柑栽植面积达5.15万亩,户均2亩,去年共产桔柑9.6万吨。过去靠一家一户车拉人背把这么多桔柑在附近集镇销售,要60天左右。他们和有关果业商行和批发商签订期货合同后,每公斤多卖一元钱,去年全镇共收入8000多万元,桔农人均单项收入近2000元。被农业部认定为: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镇。
        说话间,桔农的电话不时响起,家中来了好多陌生人,他们都是来收购桔子的商贩。刚刚摘下的桔子小山似的堆在院子里、庭房内,分拣机正在不断分拣;个头、品相、颜色都是硬性指标,按质论价,现场入筐装运,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将最鲜最嫩最醇美的桔子送到消费者手中,让全国更多的人一睹城固蜜桔的风彩,一尝世界特有的甜中微酸桔子味道。
       有着“天下第一果”美誉的城固桔子又被称为“生命之果”!因为城固蜜桔营养十分丰富,一个桔子就几乎能满足人体一天中所需的维生素C含量!并且,城固蜜桔中含有170余种植物化合物和60余种黄酮类化合物,其中的大多数物质均是天然抗氧化剂。城固桔每100克中,含抗坏血酸(维生素C)16毫克,核黄素0.05毫克,尼克酸0.3毫克,蛋白质0.9克,脂肪0.1克,糖12克,粗纤维0.2克,无机盐0.4克,钙26毫克,磷15毫克,铁0.2毫克,热量221.9焦耳。城固拮子中丰富的营养成分有降血脂、抗动脉粥样硬化等作用,对于预防心血管疾病大有益处。况且,城固桔柑是桔农像抚养小孩一样用汗水和心血浇灌出来的圣果,被赋予了灵性,赋予了正能量,以浑身解术回报着世人的厚爱。唐代诗人白居易《拣贡桔书情》诗曰:
       洞庭贡桔拣宜精,太守勤王请自行。珠颗形容随日长,琼浆气味得霜成。登山敢惜驽骀力,望阙难伸蝼蚁情。疏贱无由亲跪献,愿凭朱实表丹诚。
       啊,城固“甜中微微的淡香型蜜酸”朱红桔哟!家乡那诱人的蜜桔情一一一城固桔柑美名扬,扬遍了中国,扬到了海外,誉满天下。


                                               2021年9月9日

                   

                       (作者简介: 方鹏霏,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儿童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已在国内外有关报刋杂志发表散文、报告文学、短篇小说等2000多篇,荣获中、省、市有关报刋杂志各类征文一、二、三等奖和优秀奖20多次;出版发行有散文集<秦巴榄翠>)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随州远古棋“复活”    益智休闲备受青睐
随州远古棋“复活”
随州岩画文化探考: 随州“仙人棋”岩画   棋文化源自随州的物证
随州岩画文化探考: 随
随州鸡血红碧玉艺术品鉴赏
随州鸡血红碧玉艺术品
首个纯“根味”文旅庄园开放酬宾
首个纯“根味”文旅庄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随州编钟报社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技术支持:清华网络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主办单位:随州编钟之声报社 随州都市网
新闻热线:0722-7117922 广告、服务热线QQ:1254373707
举报电话:0722-7117922 举报邮箱:1254373707@qq.com
本站由随州编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本站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备案号:鄂ICP备09003029号-8 技术支持:随州清华网络

鄂公网安备 42130202001923号